横姜-三条生姜

又名三条生姜/钢铁叉子
头像来自于鹤归♥
刀剑乱舞狂热粉,三日月沼常住民。
专注发糖加投喂,偶尔发刀玻璃渣。
安安分分不乱搞,对我对大家都好。

本丸联动#三日月宗近#一个敌婶的吐槽

和渊酱 @浅神渊  聊天的产物,果然三日月这种刀就是容易作死orz,另外“柯基苦无”是龙妹  @瓷卿  的私设我拿来用了(/ω\)已经私信啦

     我是长期驻扎在厚樫山的溯行军审神者,也是唯一一个被上司扔在这个号称“54疯人院”的该死的地图战略点的溯行军审神者。

    吗个叽每天都要被源源不断的审神者削N顿就算了,结果今天我居然发现有一振已经有主的三日月宗近正笑吟吟的霸占了我的茶室。

    这些审神者来揍我就是为了这振号称欧皇之证的太刀,每天被打的鼻青脸肿惨不忍睹的我,自然非常的记仇。可是我打不过这家伙,于是我继续鼻青脸肿的坐在他对面,看着他一边喝茶一边逗我家的柯基苦无。

    这振三日月宗近的主人我有印象。好像是叫什么什么渊来着,反正就是三个字的名字。她小小只的站在一群人高马大的付丧神里面,我第一次被打的时候居然没注意到她。后来她来的次数逐渐多了,我也逐渐记住了她的灵力气息。

    话说,她好像是喜欢三日月的吧,可是这家伙怎么突然间跑到我这里来了?

    我问三日月宗近,结果这刀就一个劲的哈哈哈,我真想把他揍回本体。

    “我说,你家审神者这么喜欢你,你咋还这么想不开来我这?”我盘着腿,叼着一根草,“你没看她急的都哭了吗?”

    “哈哈哈。”

    我去你大爷的哈哈哈。

    我深吸一口气保持住我身为敌婶的风度,然后继续看厚樫山各个点的战况。然后我差点没从地上跳起来。

    靠靠靠,我看到了啥?!那小姑娘居然带了一振新的三日月又来了?不对,这不是她新捞到的三日月,那是另一个审神者家的三日月吧?!

    巧的是,另一个审神者我也挺熟悉的,毕竟那个审神者是个奇葩。咳,是个好的奇葩。那奇葩叫横姜,名字还挺奇怪的,人也奇怪。她家的三日月是炉子里出来的,毕竟她是个在厚樫山万战无爷的奇葩。然后这人在王点的时候吃点心,还给我留了一盒。我才不会说她做的点心超级好吃呢,反正我第二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又扔给我了新的点心,吧唧吧唧。

    渊带着横姜家的第一部队来捞三日月了。

    “喂喂喂,你家审神者带着其他本丸的三日月来逛厚樫山了。”我戳了戳一旁喝茶的三日月,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怎么样,刺激吧,看着自家主殿带着另一个自己。”

    三日月喝茶的动作顿了一下。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镜面中带着队伍的小姑娘,然后又哈哈哈。

    我真是怕了他的哈哈哈了。

    只不过这次这刀的笑容没那么从容了,他似乎心情有点不愉快,杯子里的茶梗都没竖起来耶!我家的柯基苦无也悄咪咪的离他几丈远,窜进我的怀里求抚摸。

   果然还是在意的吧,但是又为啥要来我这里呢?真是搞不懂这些平安刀的套路。

    “行了吧,别在这哈哈哈了,你走吧,我这里不留你。”我叹了口气,回头去看我家刚出阵回来的枪爹,“枪爹,麻烦你把这把老年太刀扔出去,脸着地的那种,拜托了!”

    说完我就躲到了枪爹身后。

    该死的我听到三日月的哈哈哈就心里发憷,我身为敌婶的霸气到哪里去了!算了,我就是怂包,还是个乐于助婶的怂包。只要横姜下次来继续给我带吃的我就满足了。

    最后枪爹也只是拎起三日月的衣领把他放在了王点。

    我坐在枪爹的肩膀上,看着那振三日月云淡风轻从容不迫的对着渊说话,然后在心里唾弃他。真是老刀精,之前还一脸在意的要死的样子,现在倒是对着一脸懵逼的审神者摆出惯用的样子来了。

    呸,我,敌婶,看不起你。

    算啦,皆大欢喜就皆大欢喜吧,我回去喝茶了。

评论 ( 13 )
热度 ( 62 )

© 横姜-三条生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