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姜-三条生姜

又名三条生姜/钢铁叉子
头像来自于鹤归♥
刀剑乱舞狂热粉,三日月沼常住民。
专注发糖加投喂,偶尔发刀玻璃渣。
安安分分不乱搞,对我对大家都好。

贺文#一期一振#糖桂花

    我在现世的小院子里有一株金桂。

    每到九月份,那株已经有了年岁的桂花树就会开出无数小小的却香气馥郁的花朵。那些精致的小花瓣一簇一簇,隐藏在翠绿的叶子背后,像是夜空中最温柔的星子。金桂的味道甜美而浓郁,风吹过树梢时,细细碎碎的小花朵无声的落下,给深棕色的土壤加了一抹亮色。

    我习惯在它们还盛开的娇艳芬芳时摘下一部分。新鲜的桂花没有办法用水洗,只能用盐腌一夜。当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曾经把祖母亲自摘的桂花都洗坏了。那一年我的桌子上没有糖桂花可以吃,从那以后,我学会了做糖桂花,再也没有用清水洗过它们。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要把腌出的水倒掉,然后靠着明媚的阳光把桂花晒到半干。家里的玻璃瓶很多,用热水煮过晾干以后,就是用糖腌渍桂花的时候。一层桂花一层白糖,金色的细碎花朵被雪白的糖覆盖包裹,安静的待在一个个玻璃罐子里。

    我把一个个的罐子放到不见光的地方摆好,开始等待糖桂花的腌渍。

    然而这是我没有遇到一期一振之前的事情了。

    在我成为审神者以后,我的身边就多了一个名叫一期一振的男人。他温和而守礼,进退有度,从最开始的时候一路陪我走到现在。他见过我最狼狈最无助的时候,也见过我最快乐最自信的时候,他是我唯一想要分享我的一切的刀剑。我很喜欢他,巧的是他也喜欢我。

    确定了关系,我带他单独回了现世,在九月。

    “啊,在发呆吗?”眼前的男人换下了本丸里那身华丽的军装,穿着最简单的白衬衫和西裤,正站在树下笑着看我。

    我收回了乱跑的思绪,被他看得红了脸。

    这时正好有阳光透过枝桠照在他的身上,温柔的在他的肩头和手臂上拂过。一期一振擦了擦脸上的细汗,蜜金色的眼眸清澈又纯粹,好看的像是经由千万年凝结的琥珀。

    风中弥漫着桂花的甜味。

    我抱着竹筐小跑到他面前,仰起头去看他。

    “桂花落在头发上了呢,不要动。”

    一期一振抬起手摸了摸我的头,小心翼翼的从我的头发间摘出刚刚落在我头上的桂花花瓣。他做的很认真,那双惯用刀剑的手此时正小心又温柔的摸着我的发丝,竟然没有扯断我的任何一根头发。他一向是温柔又细致的,特别是在对待我的时候。

    “好了。”

    我低下头,发现他的掌心躺着一簇金色的桂花。

    居然有这么多吹到我头上了么?我抬起头看了看头顶的枝桠,发现不知何时原本未开的桂花,此时悉数盛开。大簇大簇的金色花团不再隐藏于深绿翠绿的枝叶之后,此时完全的展现在我们的眼中。

    真美。

    “呐,一期,今年的糖桂花,要尝尝看吗?”我扭头去看他,笑了起来。

    一期一振点了点头,将桂花放入我的手心。

    糖桂花每年都会有,可是今年的糖桂花,和往年相比多了一种名为约定和期待的东西。

评论 ( 16 )
热度 ( 76 )

© 横姜-三条生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