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姜-三条生姜

又名三条生姜/钢铁叉子
头像来自于鹤归♥
刀剑乱舞狂热粉,三日月沼常住民。
专注发糖加投喂,偶尔发刀玻璃渣。
安安分分不乱搞,对我对大家都好。

写手挑战#日常向#压切长谷部#夏日与风

这个是给写手挑战准备的短篇,还是我家的二女儿苏横和她接手的暗堕本丸,但是为了让大家看文更有代入感我一般直接称她为审神者。好了正文继续。

    今年的夏天对于成年刀剑们来说,不是很好过。因为审神者今年居然换下了她惯穿的长袖长裤,开始穿现世女孩子们最常穿的短袖短裤短裙。从去年的秋季到现在,审神者在这座暗黑本丸已经就职半年多,沉静端庄的印象早就已经深深地刻印在绝大多数刀剑们的心里。所以那些心思不纯的成年刀们看到审神者晃悠着大白腿的时候,大多数心情都一言难尽。

    虽然说审神者的腿确实又长又直,白的跟鹤球的羽织一样,但是,这么看下去,他们是真的怕自己会忍不住想要上前去求膝枕了。

    这个时候小短刀们就变得无比的幸福,因为他们可以枕着审神者的腿放心的睡午觉。

    长谷部路过走廊的时候,审神者正靠着柱子看书,五虎退枕着她的腿睡午觉。小老虎们蜷缩在一旁放着的垫子上,打着小呼噜睡的正香。

    审神者低着头,过腰的黑发此时被高高的扎成马尾,再也遮不住她纤细修长的脖颈。她一手拿着书一手轻轻的给小短刀摇动扇子,神情淡淡似乎对所有的都漠不关心。但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是在认真的关心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和每一振刀。

    长谷部停下了步子。

    天气很热,走廊被树荫覆盖着,却还是让人汗流浃背。本丸里的一切都还没有完全修复好,最基础的空调和风扇还没送到,审神者也只能穿着鹅黄色的无袖背心和浅蓝色的短裤,露出洁白无瑕的手臂和长腿。她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放下书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午安,长谷部君。”她压低了声音,“是热的睡不着吗?”

    本丸里很多刀剑都有午休的习惯,如果不是热到睡不着,这个时间点是不会到走廊来的吧。都怪她,到现在都没让这些刀剑们恢复最正常的生活状态,连夏天最基本的制冷都做不到。

    想到这里,她轻轻的叹了口气。

    即使已经向母亲申请了物资援助,可是要等到物资真正调配完毕,还要过些时日。之前冬天算是挺过来了,但是夏天明显更加难熬,也只能辛苦这些刀了。

    拥有了人的身体,也就拥有了更多的不便。

    长谷部在她身边坐下来。

    “不,不是热的睡不着,这个温度还可以接受。我是来看看您有没有什么需要的。”他看了一眼审神者的腿,又不留痕迹的把目光移开,“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请不要犹豫。只要是您的吩咐,我都会完成。”

    比如替您扇扇子。

    长谷部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腿,心里暗自期待着审神者将这项工作交给他。然而他却没有听到自己想要听到的话,或者说,是没有听到预想中的话。
审神者勾唇,摇动扇子给他送来一阵清凉的风。

    “长谷部君,天气很热,如果不介意的话,就请躺在这里睡一会儿吧。不用担心,我会为你们扇风的。”她把书放下,空出来的一只手轻轻的揉了揉他的短发。

    长谷部猛地抬头,瞳孔微微收缩。

    被照顾着这样的事情,只是想想就会感觉到巨大的喜悦。而此时他成为了体验者,这时候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自己的心情了。或者是巨大的可以击垮他的理性的喜悦,或者是隐约的感动和不可置信,或者又是一种解脱和庆幸。

    从诞生的那一刻到现在,能等到她来这里真的是太好了。

    “怎么了长谷部君?”审神者发现他在颤抖。

    长谷部摇摇头,在她的身边找了一块空地躺下。他紧紧地闭着眼,身体因为兴奋和紧张而绷紧,手指尖儿也微微的颤抖。大概是太激动,他感觉周围变得更热了,热到让他不知所措。但是很快身边传来微凉的风,驱散了那种围绕他的令人窒息的热。

    审神者给一大一小两把刀扇着扇子,抬眸看向庭院。她收回目光的时候,长谷部不知何时已经睡得很沉,整个人蜷缩起来,像是最温顺的大型犬伏卧在她的身边。伸手摸了摸打刀煤灰色的头发,审神者摇了摇头,眼神变得温和起来。

    这把刀对于她而言,也是不一样的。

    能够让他得到关心和爱护,也是应该的。压切长谷部啊,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位很可靠的助手呢。真不知道那位前代审神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才会狠心折磨这振可靠又可爱的刀。

    回想起之前无意间窥见的这座本丸留下的记忆,审神者皱起眉,心里的担忧和同情又加了几分。她看着睡在自己膝盖上的小短刀和躺在身边的打刀,忽然间做了一个决定。

    ……半年的任期结束以后,她要正式接手这座本丸。

    至少不能让他们再生活在那样绝望和黑暗的环境里了。

评论 ( 2 )
热度 ( 45 )

© 横姜-三条生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