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姜-三条生姜

又名三条生姜/钢铁叉子
头像来自于鹤归♥
刀剑乱舞狂热粉,三日月沼常住民。
专注发糖加投喂,偶尔发刀玻璃渣。
安安分分不乱搞,对我对大家都好。

横姜姜的本丸日常#三日月宗近#梅雨之庭

对,自从我家三日月接回了信浓以后就再也不许我接新刀了,原来是吃醋了2333写个甜滋滋的日常补偿一下我家老爷爷。

梅雨季节的天空阴沉而灰暗,似乎有着一年中最厚重的云层和最稠密的湿气。被雨水滋润的树木郁郁葱葱,极富层次感的绿色越发浓稠含蓄,从淡绿色过渡到最深最重的墨绿,充斥着夏日的气息。

燕子掠过水面,天边的云层愈发厚重,似乎又要下雨了。

气压很低,空气中仿佛凝结了水汽,呼吸时都湿漉漉的。微弱的风吹动庭院里的灌木枝叶,门口窗边悬挂的风铃也碰撞出清脆的声响。

池塘边的灌木丛葱郁而繁密,透明的水珠从叶片上坠落,无声的落入水中,溅起一圈一圈的涟漪。水面浮出一尾红鲤,刚想吞一口气,却被滴下的水珠惊吓到,摆了摆尾隐没入水中。

窗外忽然间落下黄豆大的雨点,庭院里的植物枝叶被雨水捶打的四处晃动。雨声越发清晰,屋外的世界被雨水所覆盖冲刷,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凉风带着雨丝吹了进来。

审神者枕着胳膊趴在床榻上,好半天才动弹了一下。

“嘛,三日月,你不觉得热吗……”她无奈的叹了口气,“总是贴着我,我要热死了。”

这人本体刀确实是冰冰凉凉的,但是他现在有了人类的身体,就算体温比平常人略低一点,可紧紧地贴着她还是会感觉到热啊……而且这人还热衷于把她整个儿圈怀里,长腿还压着她的腿,不容她逃脱的那种。

以前也没见他这么黏糊啊……

“哈哈哈,不会的不会的,现在不就凉快了吗?”三日月埋在她的颈窝里,笑的时候声带震动,连带着她颈侧的皮肤也感觉到了酥麻。

审神者打了个哆嗦。

这振刀真是坏透了,明知道她脖子最敏感,还故意要刺激她。

“凉快个毛线啊……”她嘟哝了一声,“你最近怎么这么黏糊了……原先虽然也喜欢抱我但是没现在这么黏啊。”

和三日月宗近确定关系以后,这振刀经常仗着自己的身高把她整个人圈在怀里各种揉毛。然而最近好像他特别喜欢粘着自己,黏糊程度堪比其他同事家的巴形薙刀。人家巴形是不愿意离开主殿几米远,这人简直像是膏药一样帖在她身上,怎么也赶不走。

嘛,虽然说她也很喜欢他这么亲近她,但是夏天实在是太热了。

“主殿不喜欢这样吗?”三日月宗近轻轻的叹息一声,“我以为主殿是喜欢的。毕竟,您可是一直在抱着信浓藤四郎不撒手呢。”

之前看她抱那把粟田口的短刀的时候蛮开心的哦?为什么轮到他了她却嫌弃热呢?很是不公平啊。

嗨,嗨,果然是刀种优势呢。

审神者一愣。

“你是在吃醋吗?”她扭了扭,在他怀里翻了个身,正面对着他,“好稀奇哦,老爷爷居然会吃醋,还是吃小短刀们的醋。”

眼前的男人垂眸看着她,即使穿着最简单的睡衣,也无损他的美貌。她视线所及之处,是微微敞开的衣领和一小片胸膛。她的鼻尖接触到了他胸口的皮肤,也闻到了他身上那股淡淡的古朴的熏香。

他放松了手臂,一手托着腮一手搭在她的腰上。明明是最随意的姿势,审神者却依旧感觉到了这人的霸道和占有欲。

他的行动永远在表达着一个念头:她是他的。

“总是抱着藤四郎,把老爷爷晾在一边,还真是让人难过哦。”

审神者从他怀里爬起来,仰着头看他。

障子门被虚掩着,窗外门外的雨声急促而大,像是在下暴雨。凉意从门缝里透进来,像是看不到的丝线,悄然缠住了她。吊带睡裙的布料轻薄而少,露在外面的皮肤因为冷意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朝着唯一的热源靠近,最后伸出手拥抱住他。

太刀悠闲的半卧着,享受着她的投怀送抱。

“冷。”审神者把脸颊贴在他胸口。

她一通乱蹭,把三日月松垮垮的衣领直接蹭开,露出里面被包裹着的胸膛。眼前是线条流畅优美的肌肉,她满足的把脸颊贴在上面,深吸了一口气。

这下上半身的寝衣是完全的松开了,三日月懒洋洋的卧着,丝毫不介意赤着上半身,手臂紧紧的揽住了审神者的腰。柔软细腻的躯体重新贴了上来,带来他所渴望的热度和气味。这是他所欢喜的,她主动贴过来的时候可不多。

如愿以偿的抱住审神者,三日月看了一眼半掩着的障子门,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信浓是超级可爱的弟弟嘛,所以才会疼爱他。但是三日月不一样,三日月是爱人。”审神者埋在他胸口喃喃,顺便舔了一口他的胸肌,“可以对三日月做的,对其他人都不可以。”

被温软濡湿的舌头舔过皮肤的那一刻,三日月闷哼一声。

“主殿是在挑逗我吗?还是说……想要做一些更过分的事情?嗯?”他伸手捏住审神者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昨天晚上还不够么?”

说到最后,他舔了舔唇角,笑容似有深意。

审神者的脸上晕开一片浅浅的粉色,她本来就生的白皙,此时脸颊红扑扑的像是一颗饱满的水蜜桃。

看着就想让人咬一口,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审神者被按倒在榻榻米上,三日月俯身低头,含住了她的唇瓣轻轻的吮吸。昨夜他兴头上来闹得有些过了,她的唇到现在还微微的肿着。他凝视着被自己吻得晕乎乎的审神者,无奈的笑了笑。

她还是那么柔软温暖,眉心是属于他的新月刀纹,洁白的躯体上印刻着他的痕迹。她是完全属于他的,这个认知让他无比的愉悦和满足。

至于那把喜欢撒娇的小短刀,也不足为惧。

审神者的身心都属于三日月宗近,而不是其他的刀。

“呐,主殿是爱着老头子我的吧。”三日月摩挲着她的唇瓣,语气温和宠溺,“我和信浓藤四郎,主殿更爱谁呢?”

虽然告诉自己不要介意,可是还是忍不住想要得到保证呢哈哈哈。

审神者急促的喘息着,眼神迷离,泛着水光。

“当然是三日月啊……”她抿了一下微微红肿的唇瓣,声音带了颤音,“太……太过分了……总是戏弄我!”

昨天晚上也是,最后硬是要她哭着说了那些羞耻度爆表的话。

“啊,乖孩子。”三日月亲吻着她的脸颊,“老爷爷要给奖励了哦。”

他和她凑得极近,垂下头时耳边略长的深蓝色发丝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和耳朵,让她感觉到一种轻微的但是却无法忍受的刺痒。

审神者无助的挣扎,想要逃开那些无意间被施加的折磨。

可是她被牢牢地按住,动弹不得。

窗外的雨声越发的响,不再是淅淅沥沥,有下暴雨的趋势。无尽的凉意袭来,审神者打了个哆嗦。她的肩带已经滑落到上臂,那条棉质睡裙被婚刀迅速的扯了下来。她赤条条的蜷缩在高大的男人怀里,像是一团面,被无数次的搓扁揉圆。

被翻了个身趴在床边,手指紧紧地抓着被子的时候,审神者除了发出甜腻的喘息外,已经没有精力再去思考别的问题了。

评论 ( 52 )
热度 ( 76 )

© 横姜-三条生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