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姜-三条生姜

又名三条生姜/钢铁叉子
头像来自于鹤归♥
刀剑乱舞狂热粉,三日月沼常住民。
专注发糖加投喂,偶尔发刀玻璃渣。
安安分分不乱搞,对我对大家都好。

点文#鹤丸国永#搞事!我让你搞事!

此篇是给之前留言的离城小姐姐 @M离城M 写的w平行世界的婶婶,没有原型参考。

    鹤丸总是觉得审神者似乎不怎么重视他。她会给每个出阵回来的刀剑一个轻轻的拥抱,也会按照每振刀的特点说出恰到好处的夸奖,但是她却从来都没对一振刀有过特别的关注。准确来讲,她对所有的刀剑都一视同仁,没有偏爱。在这样的情况下,鹤丸想要成为被偏爱的那一个,也纯属正常。

    然而他却始终没有做到让审神者偏爱,那些恶作剧也只能让审神者气到爆炸顺便追着他打,起不到什么关键性的作用。非常苦恼的鹤丸觉得自己连制造惊吓都没了意义,连续几天的消沉让审神者有点担心。

    但是很快她就不担心了还有点生气。

    鹤丸国永出阵回来,重伤。

    审神者当时正在写毛笔字,听到消息后手一抖把墨水甩了坐对面的歌仙兼定一脸。慌忙道歉以后她放下纸笔直奔手入室,果然推开门以后自家的鹤球躺在地上,一身的血。

    真的是一身的血,不是鲜红的颜料,也不是果汁或者其他的东西。

    他的羽织也破烂不堪,上半身赤着,洁白的皮肤上布满细碎的伤口。审神者从来都没见过这样的鹤丸。他一直都非常重视自己的仪表,平时白到发光,干净整洁的像是一尘不染的鹤。

    她几步过去,跪坐在鹤丸的身边,一言不发的开始手入。

    纯白的付丧神安静的看着她,金色的眼睛里倒映着她的影子。他的表情很轻快,似乎受了重伤的人不是他一样。但是他越是这样,审神者就越生气。明明很痛很难受却还是笑着,这比任何的伪装都让人心疼。

    “鹤丸,你这是怎么回事?”她一边修复着他脸颊上的划伤,一边问。

    “啊,遇到了检非违使。”鹤丸懒洋洋的枕着胳膊,“你不是想要源氏兄弟嘛,打一次检非违使可能就会有了哦。”

    虽然这次他没有带回来髭切或者膝丸,但是以后多打几次还是会有的。

    审神者皱着眉,按着他伤口的手微微的用了力。

    “痛痛痛!”鹤丸惊叫了一声,“主殿你是想把鹤杀掉吗?”

    审神者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我是让你长记性,源氏兄弟随缘就好,最重要的是你要好好的。我不希望自家的刀为了给我带新刀而重伤。”她狠狠地敲了一下鹤丸的额头,“特别是你,绝对不能冒着危险去捞刀。”

    “我是特别的吗?还真是不得了的惊吓啊。”鹤丸愣了一下,即使被敲了额头,也开心的不行,“对于主殿来说,我是最特别的吗?”

    啊,没想到重伤一次,居然会有这么意外的收获呢。

    “是是是。”审神者哼了一声,“要是不特别,我能让你一直当第一部队的队长?我能一直让你做近侍?鹤球球你是不是傻?”

    别人家的鹤丸都是难以捉摸型的,自家的居然是傻白甜型的,果然物似主人型啊不对,她才不是傻白甜。

    “诶?可是主殿对所有的刀剑都很关爱呢。”鹤丸半撑着身体,凑近了她,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审神者看鹤丸的眼神终于带了一丝恨铁不成钢。

    “鹤球球,我是审神者啊,自然要对所有刀剑好的。”她一边给他修复刀身,一边无奈的叹了口气,“也怪我,都没有告诉你我到底更重视谁。”

    本来想着等鹤球满级再说的,结果现在这只傻鹤为了吸引她的注意力居然去硬刚检非违使还重伤,她是真的不敢再让他作死了。

    “听好了鹤丸国永,我喜爱所有的刀剑,平等的关爱所以的付丧神,但是我最心仪的还是你。本来想等你满级再说的,结果你现在作了个大死,我想等着以后说都不行了。”

    审神者的脸上晕开淡淡的红色。

    作为一个女孩子,先告白她是真的很害羞啊。

    但是她担心如果继续憋着,这只傻鹤球还会继续作死。

    果然还是先告白了。

    鹤丸国永,忽然樱暴雪。无数的樱花花瓣铺满了地面,还有很多落在了审神者的头上和身上。他呆呆的看着审神者,愣了一会儿忽然间笑了出来。

    “哎呀,还真是吓到我了。”

   确实是被吓到了,原本以为不喜欢自己的审神者,没想到居然是爱着自己的。这样巨大的惊喜让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回过神来时,他就发现自己樱吹雪了。

   确实是很开心嘛。

   鹤丸国永坐起来,伸手抱住了正在给自己养护刀身的审神者。他把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

    “鹤丸,过一会儿你把手入室打扫一遍。樱花花瓣都堆了一层了。”审神者小心的把他的太刀放进刀鞘里,而后对着一地的花瓣叹了口气。

    付丧神一开心就樱吹雪这一点,有好也有坏呢。

    

    

 

评论 ( 14 )
热度 ( 79 )

© 横姜-三条生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