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姜-三条生姜

又名三条生姜/钢铁叉子
头像来自于鹤归♥
刀剑乱舞狂热粉,三日月沼常住民。
专注发糖加投喂,偶尔发刀玻璃渣。
安安分分不乱搞,对我对大家都好。

148号本丸限定#关爱老年人(下)

[三日月宗近]

    下午的时候审神者跑去茶室找三日月,顺便蹭了茶和茶点。

    外表俊美年轻的平安刀意外的有着老年人的种种习惯,审神者跑去蹭茶喝的同时,发现他很容易怕冷。之前她还在吐槽为什么这人要在内番服里套毛衣毛裤,现在才发现夏日的余热还未完全散去,三日月宗近就已经换下了轻薄的浴衣,改穿正统的服装了。

    “对了,三日月殿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她张开嘴咬住对方递过来的草莓大福。

    单手捏着茶杯的付丧神愣了一下。

    “嗯……什么都可以吗?”他歪了歪头,颊边略长的发丝随之晃动,“嘛,还真是让人难以决断啊。”

    “只要是我做的到的,都可以。”审神者说。

    “那,就请主殿为我做一身毛衣毛裤吧,旧的毛衣裤感觉不是很保暖啊。”三日月笑哈哈的摸了摸下巴。

    审神者答应了。她之前给粟田口家做过家族服装,也给乱藤四郎单独做过复杂的小裙子,简单的织毛衣对她而言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情。老爷子怕冷,会要求穿新的毛衣裤也属于正常现象,为了让他尽快的拿到礼物,她也要加把劲了。

    “哈哈哈,那就拜托了,主殿。”三日月抬袖掩面,唇角在宽大的袖子后面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嘛,自家主殿亲手织成的毛衣毛裤,一定很暖和~

    审神者忘记了太刀和短刀的体格差距,连续织了一个多月的毛衣毛裤。

[莺丸]

    和三日月说了一会儿,审神者在茶室又捕捉莺丸一只。

    看到她的时候,莺丸有过一瞬间的惊讶。因为他和三日月约好了品茶,却没想过审神者会突然出现,导致他准备的茶点似乎有些不太够。看了看手里的小盒子,又看了看明显得到了什么承诺的三日月,莺丸果断的把茶点放在了审神者面前。

    “诶,莺丸殿,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审神者拿起一串丸子咬了一个。

    “哈哈哈,今天是主殿国家的老年人日呢。莺丸也可以提出一个要求哦,主殿会答应的。”三日月抿了一口茶,笑眯眯的拿起另一串丸子。

    莺丸抬眸去看坐在三日月身边的审神者。

    她正在期待的看着他,那双漂亮的纯黑色眼眸里倒映着他的脸。。

    “那么,请主殿带一些华国的茶叶给我吧。”他轻轻的说道。

    审神者有些为难的抿着唇,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绝佳的点子,露出满足的神情。

    “可是,我也不知道莺丸殿到底会喜欢哪种口味的茶叶啊……要不然,我们一起去现世吧。华国的茶叶品种超级多,到时候可以尝尝看再决定要哪一种。”她眨了眨眼,“而且,和茶叶有关的食物也有很多,我可以带莺丸殿去品尝。”

    莺丸被这个突然的惊喜给砸懵了。

    三日月脸上的悠闲笑容也凝固了。

    “哎呀,居然想要单独带莺丸出去吗?还真是令人难过啊,老爷爷又要独自喝茶了。”付丧神抬袖掩面,露出伤心的神色,“总是呆在同一个地方,老爷爷也会生锈啊。”

    莺丸闻声去看自己的同僚。

    对方的脸上依旧带着温柔的笑意,然而眼神中却透露出占有欲。

    “啊,三日月殿,我上次不是单独带您去现世看昆曲了吗?不要总是用被抛弃的神情看着我啊……”审神者往三日月嘴里塞了一个丸子。

    莺丸最后什么都没说。

    这个月的月末审神者带莺丸去了现世,而出阵的三日月带回了大包平。

  [鹤丸国永] 

    鹤丸非常抗拒自己被划分到老年刀的行列里。但是审神者还是在万叶樱的树梢上找到了他。她爬上树的时候,纯白的付丧神正枕着胳膊闭着眼小憩,洁白的睫毛轻轻的颤动,犹如蝶翼。本来想要给他一个惊吓,结果她还没爬过去,对方就已经睁开了眼。

    “哟,主殿,怎么来找我了?”鹤丸似乎很高兴,坐起来对着她招了招手。

    审神者小心翼翼的爬过去找了一段树枝坐下,然后伸手拉住了鹤丸的衣袖。她还是怕自己会掉下去,而拉住付丧神会让她感觉安全些。

    “鹤丸殿,今天是我的国家的一个特殊的节日,你可以提出一个要求,我会尽力去做。”她随手拨弄着面前的樱花,扭头去看身边男人的侧脸,“当然,前提是我能做得到。”

    鹤丸认认真真的样子很少见,但是只要他认真起来,就会变得非常可靠。

    此时他的表情非常的严肃认真,把审神者吓了一跳。

    “要求啊……还真是今日份的第一次惊喜。”鹤丸单手托着下巴,灿金的眼眸里倒映着审神者的脸和无数的樱花,“嘛,我想想……”

    “既然这样,那么,就请主殿成为我最后一任主人吧,毕竟,总是辗转于多人之手,也是一件令人苦恼的事情啊。”他抬起头,纤细的脖颈上的金色项链在阳光下闪着光,然而他的表情却无比的寂寞。

    “明明是实战刀,却总是被当作战利品、陪葬品、供奉品,实在是太过枯燥的经历。”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审神者无法理解的情绪来,“但是,永远留在你的身边,不会无聊的。”

    审神者沉默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见过的大多数时间的鹤,总是执念于制造惊喜和惊吓,她很少会看到这样悲伤的鹤丸。

    也,让她无法拒绝。

    “如果我不会让鹤丸殿感觉到无聊的话。”她折下一枝樱花,放在唇边细嗅,“那么,我不会丢下您的。”

    率先得到承诺的鹤丸国永在之后很久的一段时间里总是被约手合。 

[源氏兄弟组]

    今天安排了源氏兄弟的佃当番,审神者只看到了辛辛苦苦锄草的膝丸,没有看到髭切。她知道大概髭切又逃内番了,于是停下脚步和膝丸说起话来。膝丸意外的容易害羞,侧着脸的样子又凶又萌,像是还没断奶的野兽幼崽。

    “今天是特殊的节日哦。我说,膝丸,你有什么特别想要得到的吗?”审神者蹲下身随手拔去身边的一棵杂草。

    膝丸愣了一下。

    “我……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他思考了一会儿,给出了自以为的最妥当的回答。

    然后他就发现审神者露出了苦恼的神色。

    “真的没有吗?膝丸总是不会向我提出要求呢,这样也不是很好哦。”审神者歪着头笑了笑,眼神温柔而绵长,“在我的国家有句话,叫‘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膝丸总是这么乖,有时候也不是很好的事情啊。”

    他像是个孩子,眼眸里带着近乎纯粹的真,略微鲁莽,却真诚。

    除却短刀和胁差,审神者对待其他的太刀组男士都会加上敬语。但是她对膝丸的时候,不会给他加上敬语。

    这份隐约的优待让膝丸成为本丸里被约手合次数最多的刀剑。

    但是膝丸却从未抱怨过。

    他回过头来,对上审神者纯黑的眼睛。

    审神者的目光温柔而清澈,看向他的时候带着无尽的包容,让他忍不住想要将自己所希望的事情告知她。可是,这样会把这个人吓到的。他所想要的……从某种程度上说,已经是奢望了。

    膝丸把涌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哦呀,弟弟丸这样,是会失去最佳机会的哦。”软绵的声音忽然在两个人旁边响起。

    奶白色头发的太刀亲昵的环着审神者的肩膀,对着呆愣的膝丸眨了眨眼。

    逃内番的髭切远远地看到了过来的审神者,于是从待着的地方重新摸了过来。他一边环着审神者,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家弟弟窘迫又无助的神情,感觉到一种新的愉悦。

    果然,拥抱着最喜欢的审神者大人,看着弟弟丸露出那样可爱的表情,真是愉快。

    他勾起唇角,蹭了蹭审神者的脸颊。

    “髭切殿,您又逃内番。膝丸自己在这里拔草,很辛苦啊。”审神者无奈的把黏在自己身上的太刀扒拉下来,轻轻的弹了一下他的额头。

    “诶,还真是过分呢,对着弟弟丸就叫他的名字,对着我就要加敬称。”髭切抿了抿唇,笑容软绵,却带了一丝委屈。

    审神者已经习惯了他这样,只是笑了笑。

    “呐,家主,既然今天是特殊的节日,那么,我想要您亲我一下,哪里都可以哟。”髭切重新按着她的肩膀,眯了眯眼睛,目光停留在对面的膝丸脸上,“嘛,弟弟丸似乎也想要这么做呢。”

    与其让其他的付丧神把可爱的审神者抱走,还不如,让他和弟弟丸来合作。

    “阿,阿尼甲!”脸红到爆炸的膝丸捂住了脸。

    他居然,居然就这么让兄长把话说出来了呜……

    审神者摸了摸下巴,忽然点了点头。

    “来,把头发撩起来。”她按住了源氏的两振重宝,“然后,闭上眼。”

    膝丸看了看突然听话的兄长,又看了看神色平常的审神者,然后闭了眼。很快,他就感觉自己的眉心有什么柔软温热的东西轻轻的拂过。

    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心跳陡然加速。

    “眉心吻,是珍视之意。你们都是我的刀,也是非常重要的家人。重阳节快乐。”审神者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清晰又悦耳。

    后来审神者发现髭切和膝丸在自己面前的出现率提高了。


评论 ( 4 )
热度 ( 138 )

© 横姜-三条生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