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姜-三条生姜

又名三条生姜/钢铁叉子
头像来自于鹤归♥
刀剑乱舞狂热粉,三日月沼常住民。
专注发糖加投喂,偶尔发刀玻璃渣。
安安分分不乱搞,对我对大家都好。

148号本丸限定#我家的大佬和小团子[终章](三日月宗近×女审神者)

   

    小团子出生之后的第三天,审神者醒了。长时间没有进食带来的虚弱让她只能靠着三日月,当她看到那个被清光稳稳抱着的小孩子的时候,她忽然间哭了出来。

    “诶,诶,怎么突然哭了?”好脾气的婚刀为她擦着眼泪。

    “感觉……我的任性对大家造成了困扰。”审神者抽抽噎噎,目光却一直落在自己的孩子身上,“我……可以抱抱他吗?”

    被告知自己的孩子是男孩的时候,她很遗憾准备的小裙子都没了用处,然而当她看到自己的孩子的时候,那些遗憾却又奇迹般的消弭了。这是她和自家老头子的结晶,也是他们存在于这个世界留下的痕迹,是一个鲜活的崭新的个体。

    清光看了看审神者,轻轻的摇摇头。

    “您还很虚弱,抱不动这个孩子。”虽然这么说着,但是他还是走过去把还在熟睡的小团子放在了她的膝盖上。

    审神者轻轻的摸了摸孩子的脸颊。

    “缘分真的很奇妙啊,三年前我从来都没想过我会爱上你,也没想过会有一个孩子。”她扭头对着三日月笑了笑,神情变得温柔,“现在想想,没有离开真是太幸运了。”

    她一只手揽着那个小小的襁褓,一只手掩在宽大的袖袍下,悄悄地和三日月十指相握。

    “还有清光,从一开始就在保护着我,是超级可爱的刀剑男士。”她抬眸,与少年模样的打刀对视,“这些日子也辛苦你了,似乎从很久很久之前,就一直在麻烦清光为我做这些那些事情。”

    “真是的,主殿总是说一些让我想哭的话。”清光勾唇,缓缓地起身,“这里留给您和三日月殿,我在门外,有事情请直接叫我。”

    他轻轻的关上了障子门。

    是啊,太犯规了,明明,她也知道他对她的喜欢不比三日月殿少的。

    清光无奈的笑笑,抱着刀坐在门口,微微眯起眼睛。

    审神者盯着门口看了几分钟,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什么都知道,但是又什么都不知道。重要的是她要对自家同样任性的老爷子好一辈子。这人傻乎乎的,为了她分割了自己的神格,可也算是把她这一辈子都套牢了。再加上这只小团子,她的心里也没有其他人的空位置了。

   在审神者生下孩子的一个月后,本丸里恢复了以往的生活模式。刀剑男士该出阵的出阵,该当番的当番,部分心细温和的刀剑还有了新的工作:照顾未来的小少主。

    经过大家的一致讨论,这位少主有了一个正式的名字:三条悠。

    三条这个姓氏是石切丸定下的,悠这个名字是三日月的选择。审神者问他为何要取这个字的时候,这位总是笑眯眯的太刀却什么都没说。

    直到很久之后,她偶然间看到自家儿子手撕时间溯行军的时候,婚刀大人才告诉她,他为儿子取字的意思,其实是悠然自得。但是,她看了看前方冲的比极化短刀还猛的儿子,又看看环着她的腰优哉游哉的婚刀,一时间发现槽点太多竟然无从下口。

    当然这是后话了。

   现在的情况是,审神者不仅需要处理本丸的日常,还要带孩子。三日月宗近她是指望不上了,这位老人家似乎又连衣服都不会穿了。贴心的歌仙主动过来分担了带孩子的工作,审神者才松了口气。

    但是,到底是怎么回事,三条悠居然比鹤丸还皮?

    等三条悠懂事以后,他就被迫让出了搞事之王的位置。鹤丸国永表示,本丸里最擅长惊吓的真的不是他,是少主。他也尝到了被惊吓和捉弄的滋味,瑟瑟发抖变成一颗鹤球。

    三日月宗近纵容着自家孩子,因为三条悠把多余的精力都用来皮了,就没精力去掺和他和审神者的二人世界。除非三条悠闯了大祸,其他时候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每次审神者被气的跳起来的时候,也是他刷好感度的时机。

    三条悠平时被留在本丸里接受教育和照顾。在五岁的时候,他选择了成为付丧神。

    那天晚上审神者从时空夹缝回来,正想趁着深夜去看看孩子睡得怎么样,结果一摸被窝啥都没有,差点没把她吓死。然后她对着褥子上放着的一把刀沉默了很久。

    当那振陌生的刀在她面前重新变回人形的时候,审神者微笑着,一拳头抡了过去。

    三条悠,重伤。

    大家似乎都迅速接受了三条悠是付丧神的事实。

    鸡飞狗跳的日子持续了很久,消灭溯行军的工作也持续了很久。

    审神者休完假之后就再次出阵,这次她直接把自家的儿子别在了腰上。用三日月的话说,没有出阵的刀不是真正的刀,然后傻儿子就抱着她的大腿死活要求出阵。她只能同意,然后强行把他压回本体。

    哼,你妈妈永远都是你妈妈。

    三条悠被挂着出阵的日子又持续了五年。他是接近半神的人类和付丧神的孩子,因此不会永远维持在一种形态上。五年的时间里,他和人类小孩子一样慢慢长高,本身的能力也爆发式增长。到了他十岁的时候,审神者再也不能把他别在腰上出阵了。

    对于自家儿子的画风,审神者已经无力吐槽了。

    其他同事看到之后纷纷来问她是在哪里捡的或者是用了什么公式,审神者只能微笑着按住三条悠的头,一字一句的说:“对不起,这是我儿子。”

    三日月站在一旁,捏着下巴微笑。

    真是画风奇异的一家子啊,甚好甚好。


   

评论 ( 10 )
热度 ( 72 )

© 横姜-三条生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