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姜-三条生姜

又名三条生姜/钢铁叉子
头像来自于鹤归♥
刀剑乱舞狂热粉,三日月沼常住民。
专注发糖加投喂,偶尔发刀玻璃渣。
安安分分不乱搞,对我对大家都好。

平行世界#膝丸×女审神者#老实刃[二]

碎碎念:审神者就是个傻白甜,真的。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不想和膝丸独处。

    他看着难受,我也难受。只不过我是憋的,因为我其实是个话痨,我喜欢唠嗑。

    大俱利伽罗虽然烦我但是他会听着,听到最后会直接把糯米樱花团子塞我嘴里。

    膝丸真的不一样啊啊啊啊!

    他是真的紧张,恨不得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我问他一句他就说一句,天都没法愉快的聊。

    但是我把他的名字勾掉的时候,这老实孩子又低落的窝在墙角种蘑菇,导致他兄长髭切笑眯眯的提着刀来和我详谈。

    今天的审神者也很憋得慌。

    说实话调戏老实孩子我没啥成就感,跟青江飙成人段子才刺激。我曾经嘴贱对着膝丸说了一句颇有内涵的话,然后我后悔了。

    不管过了多久我都记得当初那一幕。当时正在帮我写文书的青年硬生生掰断了手里的毛笔,墨汁溅到了我刚写好的报告上。他皮肤白,脸红的时候就更明显,我亲眼看着膝丸从白团子变成煮熟的虾子。

    膝丸说什么也不和我讲话,那天晚上一期一振微笑着找我谈了谈。

    算了,往事不堪回首。

    此时的我正在编出阵总结,膝丸在我身边坐着,腰杆挺得笔直。就好像要面对什么大场面一样。

    这孩子就一个缺点,太实诚。

    说啥都容易当真,怪不得总是背他哥哥的黑锅。上次蟹黄小笼包是,上上次的炒肉团子也是。

    我还能说什么呢?

    总结不难写,伏案写东西的时候我还有别的心思去走神。目光不经意间略过膝丸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他放胳膊的动作不是很自然。

    下午的出阵他也参与了,难道说这人受了伤没告诉我?

    我忍不住又看了他一眼。

    膝丸有心事,连我看他都没注意到。这次我看清楚了,他的右手臂动作确实不太自然,小臂上似乎有伤口。我看到了他袖口闪过的绷带一角。

    心头涌上一股子闷气,我把总结潦草写完,在他的目光中一把扣住了他的肩膀。

    不用看膝丸的表情,我也知道我现在像个强抢良家妇男的恶霸。

    “把你上衣脱了。”

    完蛋了,膝丸的神情更加惊恐了,就好像我接下来要[哔]了他。

    不,天地可鉴,膝丸,我要是真的[哔]了你,你哥能在知道的下一秒把我砍了。

    完犊子了,在我解释完以后,他的脸色阴沉的要滴水了。

    我还是头一回看到他这么生气,就因为我提了几句他哥。出于某种强烈的求生欲,我瞬间转移了话题,对着他的伤嘘寒问暖。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啥,膝丸的脸色好了很多,也愿意让我看一眼他的胳膊了。

    等到他脱了运动服卷起袖子,我才发现他的手臂上还有一道泛着黑气的狭长刀口。

    膝丸的手臂很修长,肌肉饱满结实,摸起来手感真不错……等等,我是在给人检查伤口。

    收起之前的心猿意马,我这次是真的安静下来,把灵力缓缓地推进去,清除掉伤口周边的黑气。

    刀剑们受伤以后需要审神者的修复是必不可少的,他们虽然自身带有力量,但是却不能清除掉时间溯行军带来的瘴气。这也就是我要求所有刀剑一旦受伤就来找我的原因。

    “你为何不告诉我你受伤了?”我问他。

    “您在修复完兄长以后就体力透支了。”膝丸犹豫了片刻,在我捏了一下他的伤口后支支吾吾的说了自己的原因。

    我面不改色的又捏他的伤口。

    听着对方的闷哼,我才叹了口气,把那道伤修复完。

    “膝丸,你倒是个傻的。你兄长时时刻刻的想刷存在感,你就时时刻刻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要不是我发现,你准备让你的手废掉吗?”

    瘴气对他们的躯体有侵蚀作用,这不是说着玩的。

    膝丸低了头,跟我家那调皮捣蛋的堂弟认错时一模一样。我有个毛病,我容易心软,见他这样我也没啥好生气的了。

    鬼使神差的,我伸手摸了摸他那一头浅翡翠绿的头发。

    啧,还挺软的,顺滑的像是用了啥品牌的护发素。

    等……等,我在干啥?

    我缓缓地看了膝丸一眼,他还没来得及收回陶醉的表情,我们两个人在视线相交的那一刻,都愣住了。

    卧槽,太尴尬了。

    我夺门而出。

    等我跑到了庭院里,我才突然意识到我是从我自己的房间里跑出来的。

    我为啥要跑?我在干什么?我要咋办?

    算了,去看看料理室里前几天刚腌好的鸭蛋吧。


    髭切躺在庭院里晒太阳的时候,忽然发现膝丸不知何时坐在了他身边。弟弟丸今天的状态有些反常,他故意叫错了他的名字,结果他也没在意。

    膝丸的手臂上有审神者灵力的残留。

    发现这一点的髭切眯了眯眼。

    “终于去找她修复了?”

    “嗯。”

    膝丸摸了摸自己手臂上的绷带,若有所思。

评论 ( 19 )
热度 ( 92 )

© 横姜-三条生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