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姜-三条生姜

又名三条生姜/钢铁叉子
头像来自于鹤归♥
刀剑乱舞狂热粉,三日月沼常住民。
专注发糖加投喂,偶尔发刀玻璃渣。
安安分分不乱搞,对我对大家都好。

148号本丸限定#我家的大佬和小团子[六] (三日月宗近×女审神者)

    审神者从来都没想过,自己有那么一天会和一位付丧神分享他的神格。

    在三日月宗近亲吻她额头的那一刻,他的神力便源源不断的注入她的体内,与孩子的力量对峙。他依旧是那个我行我素的男人,不管她到底愿不愿,就撕裂了自己的神格硬塞给她。

    真是太任性了。

    撕裂神格会很痛的啊,可是他却依旧在笑,目光温柔的让她看着想要落泪。

    “以后请多指教了,因为老头子的自私,所以主殿可能不会再老去了呢。”他伸出手温和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声音依旧平稳而低沉,“实在是,对不起呐。”

    审神者眨了眨眼,一串泪珠就从她的眼中涌出。

    “三日月……”她用力的握住他的手,眼圈红红的,“你疼不疼?”

    付丧神轻轻的摇头。

    “你骗人!”审神者哭着摇头,“你明明很疼!”

    如果不疼,你眼里的新月为何会变得黯淡?如果不疼,你的神力波动为何变得微弱起来?如果不疼……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明明很疼啊,三日月。”她哭着喊道。

    三日月什么都没说,空着的手温和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腹部的剧痛让审神者无法再哭泣和说话,她松开了三日月的手,纤细的手指死死的扣住床单。有了神格的滋养,身体内力量的冲突被大幅度的削弱,这一次她一定要把那个孩子生下来。

    “老头子会陪着你的。”三日月拿着湿毛巾给她擦汗。

    “是我太任性了啊。”审神者咬着牙,脸色惨白如纸,“下次,我不会再任性了,对不起。”

    疼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感觉自己的心在砰砰的跳着。不管是为了谁,她都在努力着,将自己的所有灵力都集中到腹部,催促着孩子的出世。她不想看到三日月的担忧,也不想看到母亲的心疼,更不想看到本丸 的大家焦急的神情。

    这孩子以后可不要跟着鹤丸搞事啊。审神者疼到意识模糊的时候想。

    似乎是三日月的话起了作用,她感觉他们的孩子在逐渐的脱离她的身体。在他从她的身体里脱出的那一刻,她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陷入一片沉寂的黑暗中。

    终于,生下来了啊。

    她露出一抹疲惫的笑容,陷入昏迷。

    医务室里弥漫着鲜血的味道,三日月看了一眼那个被抱走的小孩子,而后把注意力集中到身边紧闭着眼眸的女孩子身上。他皱着眉,拿着毛巾仔细的替她擦拭脸颊和脖子。

    “没事,她只是脱力晕过去了而已,打几天点滴就恢复了。”审神者的母亲走过来,怀里还抱着那只小团子。她小心的调整着自己的动作,一边抱着团子轻轻的摇了摇,一边看着三日月宗近。

    “十分感谢。”三日月起身,微微颔首,“主殿就拜托大人照顾了。”

    “我没想到你居然会为了她割裂神格。本来我还想等她二十五岁带她走,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从一开始我就不赞同她接受你们本丸,没想到最后是我错了。三日月宗近,我把我女儿交给你,如果你抛弃她,就算 你进入时空夹缝,我也会追杀过去。”审神者的母亲笑了笑,艳丽的眉眼间带着一抹凌厉。

    三日月愣了一下。

    “哈哈哈,我会照顾好主殿的。”他侧过脸去,温和的看着审神者,“不会分开的哦。”

    将他另一半神格赠与爱人,这可是付丧神所能做出的最牢固的契约呢。 只要他还在这里,他就不会将主殿一个人丢下。

   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之后,已经到了深夜。

   守在门外的刀剑们看到了三日月怀里昏迷的审神者,也看到了那个刚出生不久皮肤皱巴巴的小团子。三日月把审神者抱回房间,蜻蛉切没有跟着去审神者的寝室,留下来给未来的少主准备日常生活用品。歌仙也留下来帮忙。

    其他的刀剑们被赶回寝室休息,审神者的父亲和母亲将剩下的事情交代完毕,留下几名医护人员之后便连夜离开了。前线战事吃紧,作为中华组的负责人,他们也没办法在这里久留。

    清光将他们送到传送阵,然后带了一箱的符咒和御守回来。

    那两位还真是大手笔啊。清光摇了摇头,任劳任怨的拖着那只大箱子回到本丸。

    折腾到快要天亮,终于本丸又恢复了平静。

    三日月端坐在审神者的床边,凝视着她的睡颜很久。

   “其实,老爷爷不是很期待子嗣呢,老头子想要的,始终是你一个。嘛,为了我而拼尽全力诞下子嗣,主殿,辛苦了。”

    他俯下身,将吻轻轻的印在她的唇瓣上。

    以后的日子里,也请多多指教了。


评论 ( 5 )
热度 ( 59 )

© 横姜-三条生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