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姜-三条生姜

又名三条生姜/钢铁叉子
头像来自于鹤归♥
刀剑乱舞狂热粉,三日月沼常住民。
专注发糖加投喂,偶尔发刀玻璃渣。
安安分分不乱搞,对我对大家都好。

148号本丸限定#我家的大佬和小团子[四](三日月宗近×女审神者)

    审神者没有去时之政府的特殊医护中心待产。她坚持留在本丸,她的父亲和母亲拗不过她,只能带了一队的精英医生护士过来。本丸的空余房间一下子住满了人,寂静的庭院里变得热闹起来。

    因为院子里太吵,莺丸喝茶的地点改到了审神者的雅室,只不过固定茶友一下子少了两个。嗯,一个守着另一个,只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喝茶。

    眼看着审神者的肚子越来越大,本丸的所有刀剑男士都开始紧张起来。作为近侍的蜻蛉切和三日月宗近尤其紧张,他看着那两个人小心翼翼的样子,一时间不知道是该羡慕,还是该庆幸。

    在审神者生产的前夜,莺丸再也没了喝茶的心思。他起身披了外衣,拉开门朝着审神者的和室走去。

    幽深曲着的走廊在深夜看起来有些阴森,他慢慢的走着,像是在走一段回忆。

    三年的时间对于付丧神而言并不长,然而这三年,在他看来却无比的漫长。有着无数回忆的三年,随着他的步伐逐渐的清晰起来。他大概是最清明的旁观者,看着那个女孩从一开始的青涩,逐渐成长为优秀的审神者,最后成为那人的妻。

    还是出手太慢了啊。

    如今只能看着她诞下三条家太刀的子嗣,只能作为她的友人出现。

    不过这样也好,省的他还会贪心的想要更多。

    茶绿色发的男人慢慢的走进黑暗中,背影在木质地板上留下一道长长的阴影。影子无限的拉扯变长,最后消失在他的脚下。

    不远处的门口还亮着一盏灯。

    蜻蛉切坐在门口,神色严肃的像是他要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莺丸笑了笑,走过去打了一声招呼。

    “莺丸殿。”蜻蛉切站起来,侧身让开一条路,“主殿已经睡下了,三日月殿还在,请进吧。”

    谢过恭敬拘谨的名枪男士,莺丸轻轻的拉开了木门。

    室内一片寂静,只有轻轻浅浅的呼吸声。

    三日月坐在窗边,安静的守着已经睡着的审神者。他似乎一点都不困,眼眸在月光下闪闪发亮,那一轮新月熠熠生辉,美丽的让人移不开视线。审神者睡得很不安稳,她微微弯着腰,手放在隆起的腹部。三日月俯身轻轻的替她翻了个身,宽大的衣袖扫过她的脸颊。

    审神者下意识的抓住了他的袖子。

    容貌昳丽的付丧神无奈的笑了笑,却也好脾气的任由她抓着自己的衣袖,稳稳地坐在那里。他似乎察觉到莺丸的注视,抬起头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这次没有招牌的哈哈哈笑声。

    莺丸站在门口,许久没有说话。

    时间和爱能够改变的东西太多了,那个一开始连自己的衣服都穿不好的男人,如今已经可以熟练细心的照顾自己怀孕的妻子了。

    他也该收起那些心思,退出这个漩涡了。

    不用他说什么,屋里端坐的付丧神同僚也懂了他的意思。

    莺丸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缓缓地拉上了门。


评论 ( 3 )
热度 ( 37 )

© 横姜-三条生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