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姜-三条生姜

又名三条生姜/钢铁叉子
头像来自于鹤归♥
刀剑乱舞狂热粉,三日月沼常住民。
专注发糖加投喂,偶尔发刀玻璃渣。
安安分分不乱搞,对我对大家都好。

压切长谷部×审神者#薄荷色雨伞

依旧是地下城点文,趁着假期疯狂还债系列:)这次是给部婶 @像部部的呆毛呆毛呆毛呆毛呆毛随风飘扬 写的,饼饼的设定是居住在山下小镇的女孩子,部部嘛……(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哪个才是真的部部),大概是灵异风的甜饼饼。

    晨光熹微,一只煤灰色的鸟轻盈的落在障子门前,用奶黄色的喙轻轻啄了啄纸门的木头边框。它扭头梳理自己的羽毛,在脚步声响起的时候展翅飞离,留下一枝还带着露水的风雨花。

    睡眼朦胧的女孩子推开门,却发现并未有人来拜访。她正想回去继续睡的时候,忽然嗅到了清爽的香味。顺着味道,她看到了脚边的花。虽然不知道是谁放在这里的,但她还是很开心。将花朵顺手别在耳边,她换了衣服,美滋滋的照了照镜子。

    “阿月,来一下庭院哦。”祖母的声音从不远处穿了过来。

    她应了一声,换上木屐跑了过去。

    清晨的凉意被裹挟在水汽中,沾在她的衣角。阿月拢了拢睡得有些凌乱的绀色短发,别上新月形的发夹。穿过长长的走廊,她跳下台阶,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庭院中清洗糯米的老妇人。老人抬头,露出慈祥的笑容。

    “去后山摘些菌菇吧,带上那只小篮子。”祖母说。

    阿月愣了一下。她走到一边拿起那只竹篮,开始思考今天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人要来。

    祖母做的一手好料理,菌菇是她最擅长的食材。在祖母的手中,本来就鲜美至极的菌菇类能够发挥出最大的鲜味,让人回味无穷。但是做出招牌料理费时费力,祖母年纪大了,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做了。

    除非……是要招待贵客。

    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一想到能够品尝到美味,似乎去采摘菌菇也不是什么坏事。

    后山刚下过雨,地上还有浅浅的水汪,吸饱了水的灌木长势越发的茂盛,绿意更深更浓。深色的土壤湿润而滑,无数的小蘑菇悄无声息的冒出来,一簇簇的聚集,饱满的伞盖呈现出不一样的颜色和形状。隐约的鸟鸣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时而清楚时而模糊。

    阿月行走时,枝叶上的水珠被抖落,像是又下了一场微型的雨。她卷起海老茶袴的边角,拨开草叶将找到的可食用菌类放进篮子里。

    在森林中寻找食用菌其实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除却对食用菌要有足够的了解外,还要对森林的情况非常熟悉。阿月生于斯长于斯,森林对她而言是熟悉的老朋友。

    然而今天她却遇到了一个陌生来客。

    阿月弯腰去采摘新鲜的松菇,再度起身时眼前闪过一道金色的光。她的发夹从头发上滑下来了,掉在地上还弹了几下,落在不远处的林间空地上。她正想上前去,这时一只干净洁白的手捡起了它。

    这只手骨节分明,指甲修剪的很整齐,是青年人的手型。女孩的视线从手逐渐上移,她看到了捡起自己发夹的人。

    煤灰色短发的青年男人站在她的面前,将发夹递给了她。他个子很高,穿着白衬衣和黑色的长裤,像是误入森林的上班族。阿月犹豫了一下,从他的掌心中拿过了自己的发夹。

    慌乱之间,她的指尖触碰到了他掌心的皮肤,感觉到了温热。

    她的耳根微微的红了。

    青年注视着她,眼眸的颜色像是藤萝紫,漂亮又清透。他似乎也有些拘谨,看了她一会儿便移开了视线。

    “那个,十分感谢。”阿月拿起篮子对着他鞠躬道谢。

    “……没事。”青年走进了一步,却没有距离她太近,停留在恰好合适的地方。他有些局促,目光又集中在她身上了。

    “您是迷路了吗?”阿月有些赧然,“如果……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带您出去的。”

    作为替她捡起发卡的报答。

    青年愣了一下,眼里涌现出惊讶混着喜悦的情绪。他点头答应下来,顺手拿起身边的一把雨伞。他明明是一副工作的打扮,却只是带了一把雨伞,连公文包都没有。

    但是阿月并没有注意到这样细微的差异,她开开心心的带着他顺着自己记好的线路往小镇上走。

    向来只有自己一个人会走的路此时又多了个人,阿月心里是很激动的,她时不时回头去看,免得他再度迷路不知所踪。两个人一前一后安静的走着,明明素不相识,却有着一种天然的默契。

    阿月拨开层层的灌木,指了指不远处依稀可见的小镇建筑。

    “压切长谷部,我的名字。”青年把似乎并没有直接离开的意思,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互相交换名字啊……虽然是陌生人,但是莫名的想要把名字告诉他呢。阿月低下头去看自己的手指,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的告知了他自己的名字。

    已经到了分别的时候,阿月抱着篮子,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小篮子装着满满的松菇,女孩已经可以想象到午餐的美味与丰盛,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长谷部看着她的背影,神情也变得柔和。他看了一眼天空,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敲了敲雨伞的木质伞柄。

    像是发出了某种暗号般,天空中迅速的飘来了乌云,遮住了光。很快,隐约的雷鸣声穿透了厚厚的云层,传递下来。人们开始寻找躲雨的地方,他看到女孩子抱着篮子站在原地,忍不住轻咳一声,对着她挥了挥手里那把雨伞。

    阿月喜出望外,跑过来的时候又有些羞涩。她眨了眨眼,小声道了谢。

    风夹杂着细细的雨丝吹过来,她忍不住往伞下躲了躲。长谷部把雨伞朝着她的方向倾斜,为她挡住飘来的雨。她距离他很紧,是可以伸手碰到的距离,他藏在裤子口袋的手动了动,却没有继续。

    即使内心渴望着与她接触,他也没有表现出一分一毫。

    因为这是他第一次以人类的形态与她接触。

    还是雀鸟时他能够落在她的指尖,获得人类身体后,他能够更加近距离的看着她,甚至……还能够与她一起撑伞。长谷部垂眸去看身边抱着篮子的女孩子,微微勾唇。

    他唇瓣间吐出几个模糊的音节,随之风大了些,将她的头发吹乱。

    阿月也不知道为何此时天气如此的多变,她感觉头发糊到了脸上,痒痒的让她想要空出手去拢。可是她一手抱着篮子一手拿着工具,只能让短发被吹得炸毛。

    “失礼了。”她听到身边那人说。

    紧接着,干燥温暖的手轻柔的拢了她绀色的发,将它们悉数拢到她的耳后。他的指腹摩挲着她的脸颊,让她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奇怪的是,她居然对这样的举动不觉得冒犯,反而心生欢喜。

    长谷部的脸也微微泛红,他深吸一口气,在风停歇的时候重新收回了手。

    “谢谢……”阿月低着头,耳朵滚烫。

    她从未觉得回家的路这么长过,等到她看到自家熟悉的门时,她忽然发现身边的人不知所踪。他带来的雨伞躺在地上,雨停了。名为压切长谷部的青年消失的蹊跷,她甚至都没反应过来他是何时消失的。

    阿月愣了愣,弯腰去捡那柄雨伞。

    伞是薄荷色的,清清爽爽,是她喜欢的类型。可是在她的指尖接触到雨伞的时候,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薄荷色的伞在她的面前支离破碎,什么都没剩下。

    森林多精怪之说,她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摇摇头走进庭院。

    祖母已经在等着她了,慈祥的老人身边还站着一个莫名眼熟的身影。

    她愣了愣,抱着篮子走了过去。本能的,她感觉自己在期待着什么。

    那个人闻声转身,依旧是熟悉的,煤灰色短发和藤萝紫色的眼。

    院子外面树枝上停留着的煤灰色雀鸟用奶黄色的喙梳理着羽毛,歪着头看了看院子里的人,发出一声鸣叫后飞走了。

评论 ( 16 )
热度 ( 62 )
  1. 像部部的呆毛呆毛呆毛呆毛呆毛随风飘扬横姜-三条生姜 转载了此文字
    吹爆姜姜!扮成小麻雀的山神大人这种反差萌太可爱了wwwwww

© 横姜-三条生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