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姜

关注前点开看看哦。
LOFTER主刀剑乱舞,三日月沼沼民。
目前吃《沙海》梁山夫妇。
专注开车和发糖,偶尔虐虐更健康。
个性温和,一点都不辣,专写乙女。
吃腐,但拒绝三日月宗近一切腐向。

段子#刀鞘游戏#狩猎行动[二]

从书房回来就23:00了,本来想睡,恰好今天有同事喜得包丁顺便和小祖宗结婚,于是我拼了老命极速码字给她庆贺一下。好了,请继续看。

下一期登场刀剑预告:大俱利伽罗、今剑、笑面青江、小狐丸、膝丸。

[太郎太刀]

    你不敢躲在室内,因为你知道在室内被找到的话将会无处可逃。你爬上了那棵万叶樱,躲在层叠的花中,但是你没有办法爬到最高处,那里的树枝无法支撑你的体重。你躲在枝桠和繁花之间,头顶是慢慢浸染血色的弯月。

    风若有若无,丝丝缕缕,牵动着你脆弱疲惫的神经。你看到有黑影从树下走过,紧张的握住了手指。他们真的没发现你,你松了口气,打量四周寻找着逃出本丸的方法,冷不丁和一双暗沉沉的金眸对上。

    你腿一软,从树梢坠落,落入一个干净宽敞的怀抱。

    太郎太刀垂眸看着你,眼神平静却有着压迫力。你从未看到过这振神刀露出这样的眼神。你感到恐惧,因为他似乎不打算放你走。

    “无法回到天上了,只能……在这尘世间。”太郎把你放到地上,捏住了你的手腕。

    他的眼神慢慢的变得复杂起来,你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悲伤、不甘、纠结,种种情绪最后化作了黑暗。神刀终于沾染了人世间的情愫,不再高高端坐于神坛。

    “被不洁之物缠绕的我,是会让您害怕的吧。”

    “可是,能够让我有归属感和爱意的,只有您。”
刀鞘×6

[小龙景光]

    你朝着和室的方向奔跑,在拐角处躲过一双手,整个人隐藏进黑暗中。你扶着墙,不敢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脚步声变得杂乱,很快又消失。

    你靠着墙慢慢的坐下,开始思考该如何去绕开刀剑数量多的几个地方跑向传送装置。

    风从庭院中灌进室内,带来声响。

    也因此,沉浸在思考中的你,忽略了不知何时响起的脚步声。

    黑影慢慢的靠近你,在你所不知道的时候,笼罩住了你。你感觉到一股视线,你背后发凉,你察觉到了不对劲。但是你的眼前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蒙住,那是一件宽大的、带着熏香的披风。你知道这样熟悉的气味来自于谁。

    收回披风的时候,他从你的身后揽住了你,将你直接压在墙上。你的脸颊贴着冰冷的墙壁,你的心比墙更冷。小龙景光金色的长发垂坠在你的肩膀上,你借着月色,看到了他覆在你手背上的手。

    “四处流浪着寻找主人的我,又怎么会让好不容易找到的主人逃脱掉呢?”他的呼吸带来热气,喷洒在你的后颈上,你打了个哆嗦。
刀鞘×7

[山伏国广]

    当一个人足够紧张的时候,听到任何声响,都有可能腿软。你听着寂静的本丸里传来咔咔咔的笑声的时候,你是不太愿意相信山伏国广也参加了所谓的狩猎行动的。但是你无法欺骗自己,他确实参加了,而且即将找到你。

    你想要去问他为何要这么做,可是你怕,怕他也会把你当做刀鞘。但是你想到平日里他的模样,你对他多了一分隐藏的信任和期待。

    你不再逃跑,你乖巧的站在那里,等待他。

    高大的身影自角落中出现,山伏国广一步步的朝你走来。他没有带被你吐槽的头巾,露出青蓝色的短发。

    你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咔咔咔,主公,这也算是一种修行吧。”他低下头,按住了你的肩膀。

    你对他的期待全然碎裂。

    但是,那样隐约带着悲色和决绝的眼神,又是为何呢……

刀鞘×8

[堀川国广]

    你躲进了水里。冰凉的、暗色的湖水在你的头顶泛起一圈圈波纹,你看不到水面上的世界,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昏暗、寂静的水底不是能够长久逗留的地方,而且你的灵力和身体状况也不足以支撑你在水中停留超过两个小时。

    你慢慢的靠近水面,刚想浮出来换气时,你看到了一双朝你伸过来的手。

    你被扣住腰整个人从水里抱了起来。出水时无数水珠从你身上坠落,带起哗啦的水声。

    堀川国广小心的把你抱上岸,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你身上。因为你穿着的常服已经完全湿透了,白色的衣物浸透了水,变得微微透明起来。你抱着胳膊瑟瑟发抖,不仅仅是因为寒冷,还因为胁差少年看你的眼神。

    他不再是那个热心又单纯的孩子了,他看你的眼神充满了爱意。然而那爱意又太冷,让你感觉到了恐惧。你想要起身逃离,即使你知道你穿着湿透变沉的衣服根本逃不了多远。

    “我可是很擅长偷袭和暗杀的啊,主人……”堀川国广从你的身后抱住了你的肩膀,头埋在你的颈窝里,“兼先生也在找您,然而,居然是我先找到的呢……”
刀鞘×9

[山姥切国广]

    你没有抵抗,就那么看着他。

    风吹动他脏兮兮的被单,掀开了他的隐藏,露出璀璨的金发和翡翠色的眼睛。山姥切国广咬着唇,神情复杂。他想要说什么,却始终沉默。你也沉默,像是精疲力竭的小兽,落入陷阱后终于放弃了所有的抵抗。

    甚至你还自暴自弃的想,如果成为被被的刀鞘,或许还能被温柔的对待。

    但是他只是过来牵着你的手,拉着你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那条路的尽头是本丸的大门,他在你惊讶又感动的目光里,砍断了其他付丧神设置的灵力枷锁。

    门打开了,你欣喜的看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拥抱。

    你太过于兴奋,忽视了被你拥抱后的青年的神情。

    你朝着门外的世界走去,可是在你即将迈出大门的那一瞬间,你被一股力量重新拉了回去。他紧紧地握着你的手腕,从背后抱住了你。

    “果然……即使作为仿品,我……我也想要争取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刀鞘×10

碎碎念:真的,国广三兄弟都好难写啊,如果OOC也请见谅。

我就想问问到底有多少坐标苏州吴中区的审神者同事们

段子#刀鞘游戏#狩猎行动[一]

前方病娇黑化刀刀预警,心情很丧的产物,婶被捉住的话就会变成他们的刀鞘,相信大家都知道刀鞘代表啥。心理脆弱的同事慎入,提醒过了。下一期登场的刀:小龙景光、太郎、堀川国广、山姥切国广、山伏国广。但是更新就不知道是啥时候了,抱歉。我太丧了先睡了,明天继续高强度学习。

    你的眼前是一望无际的黑暗,没有任何灯光,只有从庭院里投入室内的月光。这微弱的光芒支撑着你能够大致看清眼前的一切,走廊似乎没有尽头,你也不知道要逃往哪里,你只知道一件事:被抓住的话,会变成刀鞘,变成只能被他们使用的刀鞘。

[三日月宗近]

    你跌跌撞撞的躲开不远处的几个黑影,猫着腰躲到了一个空房间的壁橱里。你颤抖着紧紧地拉住了推拉门,把自己完全的困在狭小的空间里。

    你觉得这样是安全的。可是还没等你松一口气,你听到了脚步声。

    对方似乎很悠闲。他慢慢的来到了你躲藏的壁橱前,喉咙里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

    你绝望的蜷缩着身体,想要往后躲。然而他没有给你机会,眼前的门被利刃划开巨大的裂痕,他控制的恰到好处,冰冷的刃贴着你脸颊的皮肤却没有割伤你。

    你看着眼前深蓝色的衣袖,不停的摇头。

    “哈哈哈,没想到呢,居然是老头子找到了小姑娘。”他笑了起来,眼神却冷冰冰的,再也看不到平日里那种游离于事物之外的淡然和温和。

    你被捏着下巴抬起头来,对上璀璨的弯月。

    下一刻,衣襟被扯开。冰凉的吻落在你的肌肤上,你打了个哆嗦,被捏住了两只手腕。

刀鞘×1

[鹤丸国永]

    你还没从之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又迎来了新的一波惊吓,事到如今你也知道正在狩猎你的是谁。除了那振喜爱惊吓和刺激的刀,也没了别人。跑得太快了,你感觉腹部一阵阵的疼痛。可是你却不能停下脚步。

    因为那个熟悉的身影已经逐渐逼近。

    你没有回头,你不敢去看他的神情。

    你的腿仿佛灌了铅,你竭力向前走去,身后的轻声低语仿佛就在你的耳边。他没有追过来,像是在逗弄你,又仿佛是在给你留出逃跑的机会。但是你实在是跑不动了,就那样一步一步的朝前走,疲惫的快要支撑不住。

    “啊啦,再往前走的话,会被吓到的哦。”鹤丸的声音里带着笑。

    在你停下脚步的那一瞬间,你听到了风声和那人身上链子晃动的细微声响。他轻盈的落下,抱住了你。你看到了他洁白的发丝和羽织。

    “可是,我可没说,停下来不会有惊吓的呢。”

    “逮到你了。”

刀鞘×2

[一期一振]

    “一期哥,你会保护我的吧?会的吧?刀鞘什么的,是骗人的吧……”你拉住了眼前青年的袖口,声音因为过度的紧张而变得有些尖利。

    你不觉得一期一振会和其他刀剑一样将你作为猎物,他在你眼里一直都是最能够信任的存在,是兄长和家人。可是你发现事实并不如你所想的那般,他的眼眸依旧是温暖的蜜色,然而此时他的眼里却仿佛蒙上了阴影。

    你松开了他的袖子,后退了一步。

    “抱歉。”一期一振低下头看着被你抓皱的袖子,轻轻的抚平褶皱。

    你哆嗦着嘴唇,什么都说不出来。被你视为最后的依靠的人也成为了追逐你的一员,你已经不愿再逃跑了,反正,不管你逃到哪里,这个最熟悉你的人都会找到你。

    一期一振抱住了你。他抱得很紧,像是要把你捏碎了融进身体里。你张了口,却只能咬住他褪下来的白手套。只剩下支离破碎的语言。

    你逃不开了。

刀鞘×3

[加州清光]

     你看到了地上摔碎的玻璃瓶。晶莹剔透的玻璃碎片在月色下泛着光,冰冷锋利的像是战场上闪烁的刀光。殷红的液体泼洒在地上,如同流出的未干涸的鲜血。你靠着墙壁,屏住了呼吸。这里是谁的居所你已经想到了。

    你为何会躲到这里来呢?因为你没有在那群要狩猎你的刀剑中看到清光的身影。那么,这里应该是安全的……吧?

    黑暗中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你像只兔子,差点没从地上跳起来。黑发的少年从你所不知道的地方现身,他微笑着走向你,红色的眼眸里充斥着你看不懂的神情。或者说你看懂了,却不想承认。

    “呐,我是最可爱的刀吧?”

    他靠近了,清爽的气息扑面而来,是皂角的香味。

    你点点头。

    “那么……既然我是最可爱的,您为何不看看我呢?”清光的声音忽然低了下来。

    他用手臂撑住了墙,把你困在其中。

刀鞘×4

[髭切]

    “哎呀,这位小姑娘怎么在这里呢?”软绵绵、像是奶油一样甜腻的声音在你耳后响起。

    你转身的时候刚好一头栽进对方怀里,他顺势搂住了你的腰。你想要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却发现他把你禁锢的死死的,完全掰不开。你发出尖叫,可是他却空出一只手捂住了你的嘴。

    “乖孩子,不要太激动啊。”髭切亲吻着你的头发。

    你怎么可能不激动,他也赞同了狩猎你的提议啊,虽然现在他似乎不记得你是谁。你灵机一动,忽然间想到了逃脱的办法。你说你是一个误入这里的陌生人,根本就不认识他所说的什么审神者。你想钻空子逃出去,髭切似乎是相信了,又像是没相信。

    他温柔的看着你,慢慢松开了手。你欣喜若狂,忽略了他眼神的变化。你是绵羊,温驯而单纯,他在逐渐的让你放松警惕,而后一击毙命。
你什么都不懂,你欢喜的朝着门跑去,却被直接放倒。

    你感觉到了恐惧,你站不起来,你朝前爬。

    “哦呀,我的记性可没差到连你都认不出的地步呢。”髭切说。

    你被攥住脚踝拖了回去。

刀鞘×5

随机点文#一期一振#五颗糖与啵啵啵

前几天还在想抽第1200个来看我的小可爱给她写个段子,然后发现她 @dokaa 真的来了23333点了一期哥。吃糖吃糖,老样子,一次性婶。这个婶年纪不大,格外的喜欢甜味。

    审神者喜欢吃甜食,特别是各式各样的糖果。一期一振总是能够在她所在的地方发现各种各样的零食,这些小零食无一例外都是甜滋滋的,有糖果、小饼干、果脯,还有很多他不认识的品种。

    甜食可以让人心情愉悦,但是量过了对身体也不好。很明显,她吃糖吃太多了。多到让他有些担忧。

    没有半分犹豫,一期一振没收了审神者所有的糖果和小零食。然而,即使当时他再三叮嘱弟弟们不要心软偷偷给她糖果吃,也无法阻止审神者偷吃糖的举动。

    某个下午他路过庭院时,余光瞥见了审神者衣角下露出的半张糖纸。柔和的蜜色包装纸,似乎是她最喜欢的蜂蜜糖。

    “一期哥!下午好啊……”审神者挪了挪位置,用衣袖盖住了那张糖纸。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偷偷吃糖被发现了,她舔了舔唇瓣,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穿着洁白巫女服的女孩子抱着膝盖坐在那里的时候,像只超大号的雪团,又软又可爱。

    一期一振叹了口气,半蹲在她面前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眼前的小姑娘有着洁白柔软的脸颊和漂亮纯粹的眼睛,也有着让他心软的力量。明明之前告诫过弟弟们不要心软,没想到最先心软的居然是他。

    真是的,完全没有办法去责备她啊……

    “糖吃的太多,对你的身体很不好。”他叹息一声。

    审神者抿了抿唇,用脸颊蹭着他的掌心。青年的手掌修长而干燥,掌心带着薄茧,却不怎么粗糙。她亲昵的蹭着他的手,像是对着主人撒娇的猫。

    完全的,两个人的身份反过来了啊。一期一振哭笑不得。

    “没有糖分会没有干劲,就吃五颗……一天就吃五颗,好不好?”审神者眨着眼,无比期待的看着他,“我保证我很乖的,不会多吃的。”

    她也知道一期一振是为了她的健康考虑才不让她吃糖的,可是她真的好想吃,而且不吃的话,一天都感觉软绵绵的没有干劲。可是她也不想让这个人担心,所以……

    一期一振无奈的看着她,即使心里仍然有些担忧,却也只能点头答应。

   “耶!一期哥最好啦!啵!”小姑娘开心的站了起来。

    她伸手搂住了一期一振的脖子,在他还没意识到要发生什么的时候吧唧一口亲在了他的脸颊上。她的唇瓣柔软而温热,带着甜蜜蜜的气息,让太刀男士一瞬间心跳如鼓点。他怔怔的看着她,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小姑娘松开了他蹦蹦跳跳着跑远了。

    一期一振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他抬手去摸她亲过的地方,半晌露出一个温柔又愉悦的笑容。

    “还真是……让人无法完全放心啊……”

    “既然这样,也就不能完全的放手了吧。”

【雨话】

莲子写给我的,感谢她(❁´ω`❁)因为常年生活在姑苏所以对雨非常的熟悉和亲切,雨在我的生活中也占据着很重要的一部分,莲子写我和三日月的对话时,也是选择了这个情景,真的好棒。特别是淅沥沥的雨声和对话声交织的时候真的非常有感觉,文中关于我和三日月的对话也是我所想到过的,没想到莲子直接写出来了23333而且互动真的超级有感觉了,是他,恶趣味的三日月1551我好喜欢莲子,以后也要继续温柔的对待莲子,再次比心!🌸 @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cp:三日月宗近x横姜
送给 @横姜 的礼物w
感谢你曾经给我的温柔w
——————————————


  有人说雨是天的泪。
  天也会流泪吗?
  站在门口看雨景的横姜伸出手,试图去捕捉那些扑向地面的凉意。
  水无形而润万物。
  忽然,在雨中接盛的手被另一只覆着手套的手包裹住,随后又落入熟悉的怀抱里。
  “三日月。”
  “姬君很喜欢雨吗?”他将她的手一并收回来,搭放在她的腰侧。“那可是抓不住的。”
  “所以才想试试吧?”横姜微微笑着,越是不可能就越要尝试啊。
  “雨势转大了,我们进屋吧。”太刀牵着少女,带着依旧回头看着屋外雨景的她回到屋内。
  热水滚入杯里,茶叶在其中翻覆。
  身着狩衣的太刀端起饮用,姿态甚是优雅。“雨天与热茶很般配,对么?”他抬起那双承载新月的眸子,看向似乎心不在焉的巫女。“有心事?”
  横姜摇摇头,又见三日月拍拍自己的膝盖,示意她不介意的话可以过来躺躺。
  “这一点都不像你啊。”这还是那个总是说自己需要被人照顾的三日月吗?话是这样没错,但横姜还是膝行过去,躺在他腿上。哇,难得最美的天下五剑要给人膝枕,不枕岂非辜负了?
  横姜还没多怎么得意一会,便被枕着的人摸了摸脸,那种仔仔细细的探索姿态,又带着其主人十分自我的随意,从脸侧摸到了她的唇边,被她一口咬住。
  被咬住手指,三日月似乎是笑了一下,起码横姜保证她是听到笑声了的。三日月钻进去一根手指还不够,又将另一根手指探进去给她咬着。
  发现自己咬来咬去只是咬着对方的手套根本咬不疼他之后,少女把口里那两根手指吐出来,爬起来将人推了一把。
  “搞事是吧?”
  “嗯?不是姬君在咬我吗?为何不继续了呢?”三日月把另一只手上的茶杯塞进横姜的手中,要她喝点,漱漱口。
  “三日月你别太嚣张。”
  “嗯嗯。”
  “我认真的。”横姜这话因着三日月那无所谓的态度,不免有几分弱气。他就是那种好好好是是是嗯嗯嗯你说得没错可是这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的态度。想到这里,不由有些气闷,横姜拿手指戳戳他的肩膀:“我可烦死你了。”
  “哈哈哈,我就不会哦。”
  横姜一愣,平日里他不是只笑不答,任她抱怨的吗?随后她的手被他执起,一抹温热擦过手背,莫名的,大抵因为雨天天气凉透,她竟然觉得被亲吻的地方有些灼烧。可是,明明比这个更亲近的举动也是有的啊……
  “三日月……”你干嘛?
  “无论怎样,你是我的姬君,也是我的恋人,更是我一人的小姑娘。所以不会烦你的。”三日月宗近眼底柔情满溢,如新月的月光,或许不足明亮,但也叫人心驰神往。“不管小姑娘你在担忧什么,我也只想让你知道,眼前才是最重要的。”
  “……三日月,战争会结束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便是你的困扰么?”
  横姜反握住他的手,将它放在脸侧,轻轻枕上去。她的声音近乎呢喃:“战争结束,你会去哪里?战争不结束,悲哀在继续。我很矛盾。”
  虽然与三日月已经结缘,但她偶尔也会陷入这样的纠结之中。除却生命的长短,还有某些瞬间突如其来的悲伤。她与他,因时间之战而相遇,说不定有天就会因为战争中止而别离呢?
  沿着屋檐落下的雨连成柱,仿佛缀在上边的水晶帘,碎在地面的声响很大,三日月却在其中听见属于眼前小姑娘的叹息。
  “乌鹊鸣月时辰去,又以飘花寄春风。”三日月将他的小姑娘抱入怀中,让她枕在自己的肩上。“若是只解表面悲意,也就如你现在所忧虑。别离并不可怕,如果注定到来,也不会因为你的惧怕而就止步。小姑娘,你可以感叹,可以思索,但更重要的是走在当下。这比什么都重要。”
  “果然是老爷爷……”
  “哈哈哈,本来就是老爷爷。”
  横姜伸出手环抱着他,嗅着属于他的气息,又问道:“如果有一天我们分开了呢?”
  “哎呀,小姑娘是说自己要爬墙吗?”
  “噫——”
  “那就只有动起来,去把爬墙的小姑娘带回家了。”
  “喂,你认真点啦。”横姜摇晃着三日月,结果三日月居然被她摇到倒下,好死不死竟压在她的身上。“啊!你!快起来啦!好重啊!”
  “我答应你,如果分开了,我就去找你。”三日月宗近的声音很轻,却也清楚地传达给了少女。“不管相隔多么遥远的时空。”
  心跳伴随着他的话语越来越快,横姜慢慢抓上他的衣物,点点头。
  有他这句话,就足够了。
  纵然还会陷入那样的纠结与恐慌里,但有他的承诺就足够了。
  “三日月……”
  “嗯?”
  “起开,真的重。”
  “哈哈哈,不要。刚才给小姑娘枕了,现在该换过来啦。”
  “喂——”
  
  

雨,欲来
校园真好看(。・ω・。)ノ♡

冷冷冷

提示:请勿自觉代入,这个他只是一个文学理论中的典型人物,代表某个群体的性格特征,不代指所有男人。不要来找我理论和撕逼。你没做过不代表其他人没做过,除非你能代表所有的男人并且为他们的行为负责。不然不准来逼逼我!!!!
相信大家也知道我是为了哪件事写的。

    他是个普通人,普通的不能再普通,样貌放在人群里根本没有辨识度,也不是什么富二代。然而他在网络上有个特殊的身份:键盘侠。这个普通到像是一滴水的男人用键盘在网络上掀起腥风血雨,发表着言论,和千千万万个键盘侠一样,为自己引起的影响得意洋洋。
    这一天,有个深夜打车的女孩子被强迫后死在小巷子里,这条消息上了微博热搜。
     他像往常那样敲起了键盘。
    “深夜一个人穿那么少,不是自己找事儿是什么?活该,不检点。”
    这条评论被数百个人点赞后,他满足的关了网页,翘着二郎腿抽了根烟。那些事件的真相和他无关,只要有人给他点赞就好了。他觉得心满意足,又有点小骄傲。
    看,日常生活里他平凡的像一滴水,然而在网络上他是牛逼哄哄的大人物,键盘侠。
    他忽然想起来自己厨房里放着的红酒还没喝。站起来去拿红酒的时候他忽然脚底一滑,头直接撞在了桌子棱角上。
    他晕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胸前多了两团肉。他哆嗦着手揉了揉,发现这两团肉货真价实。他不信,又往身下一探,发现自己的子孙根没了。
    完犊子,这下他变成了悲剧。
    然而这个人特别乐观,一天以后就接受了现实,还喜滋滋的把自己摸了个遍。跟没见过女人似的。对,他还真没见过女人的身体,因为他太平庸了又懒,没人看得上他。
    变成女人的样子还不错,挺好看的,他开开心心的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有人开始约他出来玩,有人跟他发暧昧短信。他乐的不行。
    他开始穿漂亮的衣服,学会了化妆,然而他还是没改变自己的一些习惯,比如深夜出门。他按照自己以往的思维习惯思考问题,在酒吧喝的烂醉,被好几个人堵在巷子里侮辱强迫。
    他拖着残破的身体报了警,然而当他打开网页时,他发现自己的视频被人随手拍了发到网上。评论里那些熟悉的键盘侠此时成为了他的敌人,他们用无数粗俗不堪的话谩骂他,说他不检点说他自己贱。
    他不懂。
    铺天盖地的鄙夷嘲笑污蔑人身伤害像是一条绳子,把他的脖子勒的紧紧的,让他无法呼吸。周围的暧昧对象也疏远了他,没人喜欢他了。他开始焦虑,精神变得很脆弱,敏感,暴躁,开始想死。
    舆论逼迫着他,周围人的风言风语让他无法忍受。终于在某个清晨,他从二十层的楼上跳了下去。这事儿又上了热搜。
    然而没人在意,毕竟就死了个人而已。
    键盘侠依旧在活跃,人们依旧被卷入狂潮。
    无休止。

我这块姜,看到喜欢的文风或者画风,可能就直接跑去勾搭作者了。或者发私信或者求扩列或者跑去评论。平时万年躺列,但是有好玩的适合某个人的梗就会跑去私戳。真好啊,认识好多好多的人。

地下城点文#小狐丸×女审神者#春日R18

嗯,这也是我上次挖地下城的点文之一,是车车哦,因为最近在忙着复习所以断断续续写了好久。设定是狐球继承了狐狸的生理特性,春天嘛,大家都懂。这个梗应该有好多人都写过了,还是老样子,如果有和其他人重合的地方请大家指出来。是给 @白忘忧 的小狐丸婶车,感谢你从我写恋与制作人开始就一直在给我加油呀,以后也请你多来评论233333

 

    樱花落在了她的脸颊上。少女缓缓的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都那么温暖,温和的日光从天空之中温柔的倾泻,带来敲到好处的温度。她从走廊上坐起来,拂去衣袖上沾着的花瓣。

     又是一阵风吹过,将更多的花带到她身边。

     小狐丸过来的时候,正好就看到自家的小姑娘坐在一堆樱花花瓣中发呆。

    春日的阳光照在她的脸颊上,大概是时间太好阳光太好,他甚至都能看到她脸颊上的如同水蜜桃般的小绒毛。她对着他眨了眨眼,黑色的纯净眼眸里倒映着他的脸。

    小狐丸蹲下来,伸手将她唇角黏着的花瓣取下来。在她的注视下,鬼使神差的,他把那片樱花花瓣放入口中。略带着涩味的花汁漫过他舌尖的味蕾,却留下了一丝甘甜的回味。他舔了舔唇角,像是一只大狐狸般靠着她坐下。

    如果他有尾巴的话,估计现在应该在欢快的摇摆着。

    审神者回过神来,张开手臂抱住了他。她把脸颊埋在他柔软蓬松的毛发中,满足的蹭了蹭。小狐丸身上有着让她感觉安心的味道,他的长发更是像丝绸一般,柔顺又蓬松,像是她最喜欢的那个抱枕的质感。

    她发出一声喟叹。

    小狐丸温顺的任由她抱着,他似乎是担心她一个姿势维持久了会难受,长臂一挥把她直接抱到了自己的腿上。审神者整个人趴在他的胸膛上,她抬起头看他,忽然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还未等他有所反应,她自己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大狐狸,狐狸嫁女的时候是不是真的会有晴雨天啊?”她换了个姿势继续窝着,把自己上午看到的画本的内容对着近侍刀叙述了一遍。

     小狐丸愣了愣,清透的赤色眼眸睁大了些。

    “主人是想要去看看狐狸嫁女吗?”他低头去问怀里的小姑娘。

    “不,只是有些好奇而已,没有到想去看的程度。就是问问嘛。”审神者把玩着他的头发,“小狐丸和狐狸应该有很多共同语言吧,有没有见过狐狸嫁女呢?”

    小狐丸摇了摇头。

    狐狸嫁女通常都是避开不相关的人或者其他精怪的,他虽然存活于世千年,却也未曾见过任何一次狐狸嫁女。这样的事情早已成为神话了吧,因为很少会有人目睹。就算有人碰巧遇见,那些狐狸也会消除他的记忆。四舍五入,接近于无。

    “嘛,这样啊……”审神者也没有失望,反而笑眯眯的蹭了蹭他的胸膛,“那个,小狐丸会受到狐狸的动物本能影响吗?”

    她转了个身,眼巴巴的看着他,眼里有着藏不住的狡黠。

    似乎这才是她所想要知道的重点。

    “额,会有一点。”小狐丸也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只能如实回答。

    他是由稻荷神明的祝福加持、由神使狐狸帮忙锻造的刀剑,因此和狐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自然也会受到狐狸本性的影响,比如……春季的某个特殊时期。他完美的继承了这种特殊的本性,也因此,需要在控制不住的时候悄然离开这里。

链接:https://hengjiangtingchechang.wordpress.com/2018/08/19/%e7%8b%90%e5%ab%81/

【联动】你的晚安是我的兴奋剂

梗源: @-梓熙-
注意事项:今天有空,发一下考研结束前的最后一次联动。沉迷复习的我可能第一时间看不到大家的评论,但是晚上睡觉前看到就会回复的!好了评论放车。

    和室里的灯火已经到了最暗的时候,审神者揉了揉眼睛,用毛巾把头发擦干。她抬眸看了看端坐在她面前的三日月宗近,不知如何开口提醒他该离开了。

    对方看了过来,温润的眼眸里带着笑。他缓缓起身,一步步走到她面前,蹲下身摸了摸她的头。

    “时间不早了,您该就寝了。”

    “是……”审神者点头,同时暗搓搓的看向门口。

    “嘛,让老头子看着您就寝,如何?作为近侍,当恪守本分。”三日月宗近微微眯着眼,神情正经而无辜,仿佛他所说的并非暧昧不清之语。

    审神者愣了愣,她察觉不到对方话里的深意,便欣然应允。这个年轻的女孩子看不到她所不愿意看到的东西,同样,自然看不到对方不知何时变化的眼神。

    她乖巧的躺进被窝,在闭上眼睛之前对着他道了一声晚安。

    三日月宗近眯着的眼睛完全睁开了,眼中的月牙璀璨夺目。他微微动了动唇,周围的空气有一瞬间的扭曲,而后又恢复了正常。

    此时,他的审神者已经睡着了。

    “您的晚安,总是让老头子有些兴奋呢。”

    付丧神纯黑的手套和人类女孩洁白细腻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大家在评论区找链接!!!!时间不足,于是车很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