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姜

点开看看哦。
主刀剑乱舞,三日月沼沼民。
自由人士,无CP,无绑定。
专注开车和发糖,偶尔发刀发玻璃。
个性温和,有雷点,专写乙女。
吃腐,拒绝三日月宗近一切腐向。

最后还是进了新坑,流苏还没做,有空补吧

下雨了,甜腻的香味溶在水汽里,无端地让人有了微醺的兴致

瞎几把上个色居然没画毁了?
一个女儿的学生Paro

龟甲贞宗×女审神者#梦境沼泽R18

给莲子 @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的粮食,推迟了好久真的超级不好意思qwq内含睡着时的普雷,刀婶,第一次写龟甲贞宗如有OOC请见谅(因为我并没有接到他,太非洲没办法)。

一把被爱意折磨着的刀剑,终于对丰美的果实伸出了双手。

用虔诚而灼热的情感,熔化骨血,堕入深渊。

点我看最可爱的小污龟❤

随机抽取到了信浓婶 @云翅 恭喜这只可爱的竹鼠

刀剑乱舞乙女向#点文

1400fo了,开个点文,乙女向,刀剑乱舞。
今天晚上12点整抽一只幸运竹鼠( ー̀εー́ )
(可能不会立刻写但是不会拖很久哒)
(快用评论砸死我!)

一期一振×女审神者#出阵服R18预告!

一个非常不负责任的预告,过一会儿删:)没忍住最后还是手贱发了。给亲友写的车车预告,不点名了反正大家也知道她是谁。

    审神者觉得自己此时的神情一定是无比复杂的,因为她偶然间看到了自家一期一振在同体刀交流群里发的一句话。向来温文尔雅进退有度的近侍刀,在同体聊天时,表达了希望亲手脱下主殿穿着的属于他的出阵服的想法。

    真糟糕啊,又让人隐隐约约的兴奋起来了。

    她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一期一振觉得自己的马甲可能真的掉了。

段子#我和大包平的二三事

提醒:梗和剧情均由我的亲身经历改编,拒绝二次使用。

#他能把你气死

    你在DMM上班,你的男友大包平是你的前辈和上司。

    中午午休的时候你在食堂遇见了他,刚好他就在你的旁边窗口选餐。那样张扬的红发,那样挺拔的身姿,想不注意都难。

    你端着餐盘跑过去和他打了招呼,他嗯了一声,严肃的神情缓和了不少。想要和他多相处一会儿,想要有除工作之外的相处时间。你回头去找空余的二人座。

    啊,还真有。你回过头来想要告诉他,却发现大包平似乎并没有和你一起共进午餐的意思。他空出一只手摸了摸你的头,然后对着不远处的莺丸招了招手。

    “莺丸在那边等我,我先过去了。”他端着餐盘走远了。

    你目瞪口呆,连饭菜都忘记拿。

    食堂师傅喊了你一句,你回过神来,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我跟你讲,大包平你这样真的会失去我的。

#也能把你暖哭

    深秋的夜晚起风了,下班的时候大包平在公司门口等你。

    你哆哆嗦嗦的走在路上,指尖冰冰凉。大包平看了你一眼,然后去买了一个烤红薯。带着热气的红薯被塞到你的手里,你愣了一下,傻乎乎的看着这只烤的表皮微微裂开散发出甜蜜香气的红薯。

    大包平侧过脸去轻咳了一声,示意你把红薯吃掉。

    今天加班加了很久,确实也饥肠辘辘,你不再犹豫,带了手套撕开红薯皮就直接开始啃。香甜绵软的红薯肉有些烫口,但是对于在秋风中发抖的你来说,恰好是最合适的温度。

    你感觉身上暖和了很多,面颊之上也出了一层细汗。

    手指也暖暖的,不再僵硬。

    红薯个头不大,你很快就把它吃掉了。

    “这下应该不怎么冷了吧。”大包平忽然握住你的手,小声嘀咕了一句。

    当然不冷了,心里也暖暖的。

征婶公告

偶尔会想要试试看写其他本丸,诸位你们愿意把你们的婶设给我咩!提醒一下哈,一期婶有专属婶婶啦(一期婶我除了平行世界的我以外基本只写叉叉家一期婶)❤all婶应评论区老重要求,留专属位置给她家赤锦❤

大家注意!除了一期和三日月之外其他刀都可以的!(把握不好请见谅)
婶设留在评论,要注明婚刀是谁,方便我存档,以后写完艾特大家❤可能时间会很长但是不会咕咕咕❤评论区只留婶设哦,不回复

此条征婶公告长期有效❤

大和守安定×女审神者#织梦

    提醒:本文出现冲田总司取材于《薄樱鬼》;本文为刀剑×女审神者,非耽美,请勿踩雷;审神者有一项非常特殊的能力:织梦。能够联通所想要连接的人的梦境,甚至可以跨越历史和时间,让两个处于不同时空的人在梦境中相见;审神者连接了大和守安定和冲田总司的梦。

    7月中旬天气的温度还未降下来,入夜以后也闷热的让人难以入睡。室内的窗户大开着,却也没有多少凉爽的风灌进来,室内依旧闷热潮湿,似乎呼吸之间都能感觉到浓浓的水汽。作为刀剑时大和守安定最不能耐受的便是潮湿,化为人身后,便耐不得热。即使审神者有意让本丸的温度降了些,他也觉得这温度有些过高了。

    安定翻了个身,看着身边入睡的同伴,沉沉的叹息一声。

    每年的这个时候,他总是会想起某些曾经被他刻意遗忘的事情。

    冲田君逝去的时候,刚刚好也是7月。

    虽然说他很喜欢现在的审神者,但是,他依旧不能忘记自己曾经最信仰的前主。应该说,这两种感情是不一样的,他爱现在的主人,也怀念自己的前主。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是会想起冲田君逝世前苍白却温柔的脸。

    那个总是温柔的笑着,喜欢跟土方副长恶作剧的男人,握着他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冲田君啊,在饮下变若水化身罗刹的时候,在独自一人保护着受伤的土方副长和千鹤小姐的时候,在慢慢化作沙子消逝的时候,依旧没有忘记自己身为武士的职责与道义。他真的是他最敬仰的人类了。

    可惜这样强大的冲田君,也消失在了历史的洪流中……

    他的主人,他的审神者,也是一个人类。她最后也会消逝,因为这世间的不可抗力。

    大和守安定坐起来,低头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他似乎什么都抓不住,冲田君是这样,他的审神者也是这样,作为付丧神的他似乎一直在失去。他不想这样,不想看着清光被折断,不想看着冲田君消逝,不想离开她。

    可是眼前是一片虚无的黑,还有极致的静谧,除了庭院草丛中隐约的虫鸣。

    他忽然很想见审神者一面。

    没有什么别的念头,只是想看看她而已,守在门外也无妨。

    安定缓缓地起身,随手披了一件羽织走出和室,顺手给清光拉开了门。偌大的本丸只有走廊里的烛火还在闪,温柔的米黄色光晕在黑夜中跳跃,像是一种无声的安慰。

    大家都睡下了,他放轻了脚步,穿过迂回曲折的长廊,来到审神者的寝室门口。

    夜间不知何时起了风,虽然没有凉意,却也带动了空气的流通,让那种压抑感轻了些。

    让安定惊讶的是,审神者寝室的障子门半开着,内里的灯光溢了出来,在夜色中铺开一条光路。她似乎在忙着做什么,他也没有去打扰的意思,直接抱着胳膊在她的门口坐下来。奇妙的是,他心里的那些急躁不安似乎就这样消弭,多了些安心。

    罢了,能守着她就很好了。

    困意渐渐袭来,安定打了个瞌睡,却在下一刻被肩膀上的触感惊醒。他条件反射性的想要拔刀,在清醒的那一刻发现是审神者,放下了防备。

     “安定,这么晚了还不睡吗?为什么坐在门外呢,进来的话也是可以的哦。”审神者笑眯眯的捏了捏他微凉的脸颊,眼神温和又包容。

    安定看着她,什么都没说。

    他想要露出白日里那种活泼开朗的神情,然而始终笑不出来,他有些手足无措。

    审神者若有所思,直接披了衣服在他身边坐下,招呼他躺在自己大腿上。

    “安定是想念冲田君了吗?也对呢,这个月的今天,是冲田君的忌日……”她看着脸颊绯红的蓝发少年,强行把他按在自己的腿上,顺手摸了摸他的头,“如果实在是难过的话,倒不如去见一见他。”

    “见……一面?可以吗?”安定惊讶的睁大了眼。

    冲田君已经和他相隔了无数的时间,他们不可能见到的。深知这一点的他,却还是在审神者提出见面的那一刻,有了隐隐约约的期待。

    审神者点了点头。

    “我可以联结梦境的哦,即使是相隔历史与时间的人物,也是可以的。你和冲田君虽然处于不同的时空,但是在梦境中还是可以想见的。既然如此想念他,倒不如在梦境中与他见一面。”她俯身凝视着少年湛蓝的眼,墨色的杏眼里含着笑,“不过,不能透露任何和时之政府相关的信息哦。”

    不然的话,历史就要改变了。

    “请,让我见一见冲田君……见一面,也好……”安定闭了眼,“想要看到冲田君,哪怕是最后一面。”

    了却执念,然后将那些记忆放进心里的最深处,从此全心全意守着她。

    审神者只是笑着点了点他的鼻尖。

    大和守安定真的就枕着她的腿沉沉睡去。

    这一次的梦境和之前的完全不同,他站在一片白雾之中,没有任何目的的走着。审神者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依旧是温柔缓慢的腔调,却是他最渴望的安抚。她在催促着他前行,安定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全然的信任她,一直朝着前方走去。

    雾气散去的时候,他愣在了原地,眼圈微微的红了。

    眼前是新选组的屯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青年正躺在走廊上晒太阳。听到声响后他直起身来,翡翠色的眼眸微微的眯着,似乎在思考来的人到底是谁。阳光照在他的头顶,倾泻下来,给男人加了一层光晕。

    冲田总司有些诧异,因为他的梦境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孩子。

    这个孩子看到他的时候仿佛看到了失散多年的父亲,眼巴巴的看着他,就差没抱着他的腿嚎啕大哭了。很奇怪,但是他却不讨厌这个奇怪的孩子,相反,他觉得这孩子有些熟悉,却始终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从哪里见过他。

    反正他不是喜欢去岛原的副长,这个少年应该不是他的孩子。

    “您好,我是大和守安定。”那个少年慢慢的走到他的面前跪坐下来,对着他微微弯腰。

    嘛,还真是奇怪,居然和他的爱刀之一,大和守安定有着一样的名字呢。总司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对方。他对敌意和恶意有着超乎寻常的敏锐,眼前这个来路不明的孩子对他没有丝毫的恶意,反倒感觉像是相处了很久,熟络的友人一般。

    能够再次见到前主,对于安定来说,是惊喜又惊慌失措的。但是他很快调整了自己的状态,非常自然的面对着自己曾经最喜爱的青年。冲田君并不排斥自己,也没有赶他走,他真的很满足。

    “之前承蒙您的照顾与爱重,在遥远的时空中,我找到了新的要守护的人,”安定俯下身,郑重的行了礼,“冲田君,我是来了却执念的,能够再次见到您,我已经满足了。”

    冲田君,会一脸茫然的吧,毕竟这个时候他完全的不会知晓未来的一切。他还是新选组的“鬼之子”,还是那个跟随着近藤局长和土方副长的青年,还能和千鹤小姐有着愉快的相处时光。

     “啊,感觉真的就好像是我的佩刀在与我对话呢。”总司放松了身体靠着柱子躺着,棕色的头发随意的散在肩膀上。他注视着面前有些局促的少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经历了鬼族来访事件后,他发现自己对未知神秘事物的接受能力得到了质的提高。他轻而易举的接受了眼前身份成谜的少年,悠闲的和他进行着对话。

    啊,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

    比如,这位安定口中所言的新的守护的人,大概是个女孩子。

    “大和守所要守护的人,是个女孩子呢。冒昧的问一句,是恋人吧?”毕竟这孩子提起那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子的时候,露出的表情和千鹤提起土方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果然,少年的脸迅速的红了。

    “是……是的,是个女孩子。她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人类,是我所倾慕的人。”大和守安定说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他自己都没察觉的幸福的神情。

    总司眯着眼,安静的坐在那,听着这个自称是他爱刀的少年说着他和那位少女的日常。奇怪的是他并不对此感到厌烦,反而有一种淡淡的愉悦。那些温暖又让人愉悦的事情所带来的情绪感染了他,让他也体会到了少年心里的喜悦和满足。

    怎么说呢,听着大和守安定和那个女孩子相处的点点滴滴,他就感觉安心了很多。就好像自己的孩子找到了可以相伴一生的、能够信赖的伴侣一般。

    这个念头冒出来的那一刻,他就被自己逗笑了。 

    他还处于最巅峰的时期,怎么可能有孩子呢?况且在这样纷乱的世道中,他能不能活到最后还不一定呢。还是不要留下羁绊了吧。 

    “嘛,大和守一直在说自己和那个孩子的故事呢。看来是找到了合适的人。这样你回去的话,我也可以放心了。”

    “诶诶诶诶,冲田君我……”

    “回去吧,她应该也在担心着你。不要纠结过往了。” 他伸了个懒腰,起身的时候摸了摸少年的头。

    那只手带来干燥温热的感觉,大和守安定咬了咬唇,在他的手离开自己头顶的时候,忽然间握住了他的手腕。

    “冲田君,可以叫我一声安定吗?”即使是一句,也好。

    果然是个孩子啊,如此看来,像是失去了什么喜爱至极的事物,又强忍着不哭出声。

    冲田总司眯了眯眼睛,轻轻的喊了他一句“安定”。

    “……谢谢。”

    “嗯,那……再见了,冲田君。”哽咽着却笑着的少年退后几步,消失在白雾中。

    冲田总司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他看了一眼放在身侧的、名为大和守安定的爱刀,想了想那个出现在他梦境里的少年,最后只是轻轻的叹息一声。      

    不管是不是真的,他都希望那孩子能幸福啊。

    另一边,本丸。

    大和守安定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审神者抱着他靠着门睡着了,黑色的柔软长发从她的肩膀上滑落,在他的脸颊上扫来扫去,痒痒的。她闭着眼,睫毛微微的颤动,唇角微微扬起,似乎心情不错。

    他愣了愣,轻轻的将她的胳膊从他身上移开,而后抱起她走进室内,将她放在榻上。

    “好好休息吧,主人。”

    大和守安定坐在她的身边,握住了她的手,和她十指相扣。

    不会再离开了。

    过去的我依旧不会忘记,现在的我也要守护,不会再放手。